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我们的缘分之翔润篇

这是12年松润生日码的,和相二那篇是有关联的。

以及,依旧很渣

======================================

 

松本润记忆中第一次见到樱井翔是在小学四年级,那时的松小润趁着午休时间从图书馆借到梦寐以求关于英雄的书,因为从图书馆回教 室的路线在午休时几乎没什么人,所以松小润就放大胆子在回教室的路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书,丝毫不注意前方,终于成功的在教职办公 室门口撞到了一个人的胸口,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上,“哎呀”松小润因为书掉在地上而有些生气,但是转念一想是自己走路看书不注意 前方才撞上这人的,要是他告诉老师就不好了,于是抬起头看着被自己撞到的人,有些圆圆的脸,愁着眉头,好像很疼的样子,‘糟了 ,他好像很疼’松本润想,【那个,对不起哈,是我走路看书不小心撞到你的,我给你道歉,但是请你不要告诉老师好么?求你了!】 说完给对方鞠躬。

 

【啊,别这样,我没事,把书给你,下次别边走路边看书了,很危险的!】说着这人弯腰把书捡起来递给松小润。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不计较!】松小润高兴的接过书,仔细的观察这人。穿着和自己不一样的校服,对着自己笑的脸好像某个动物 ,是什么的?松小润想了一下,‘对了!是仓鼠!’想到这,松本润低头笑了起来。

 

很奇怪的看着拼命忍笑的松小润,【你怎么了?】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松小润整理下心情问对方【请问你叫什么名字?穿着别校的校服是转来的?几年级?】

 

【我叫樱井翔,因为父亲工作调动所以就搬到附近并转到这个学校,我现在上五年级,你呢?叫什么?几年级?】樱井翔依旧笑着看着 眼前这个个子比自己矮一点,鼓着包子脸,有意无意卖萌的人。

 

【我叫松本润,上四年级,在A班。原来你是学长啊!】松小润看着眼前温柔的人觉得他不会对自己怎样所以放松了心情想和对方到近 乎。毕竟今后有个学长照着,别人就不会因为自己个子小就有意无意的欺负自己了。

 

看着如此可爱的松本润,樱井翔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跳漏一拍,对眼前的松本润有种莫明的熟悉感,小小的樱小翔天真的把这认为是对 弟弟妹妹般的感觉,自动忽视这感觉为什么在自己妹妹身上就没有的问题,于是当下决定把松小润收为自己的弟弟【那以后我就叫你小 润了,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班,我母亲在办公室和老师商谈,明天午休我去你们班找你好么?】

 

【恩!我会等你的!说好了!拉钩!】说着松小润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恩,说好了!】樱小翔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和樱井翔道完别,在回教室的路上,松小润放弃了看自己心爱的英雄,满脑子想着笑起来很像仓鼠很温柔的学长,同时心里庆幸自己终 于有人罩着了,班里那些同学都不能欺负自己了!

 

傍晚,松本润一家突然有人来,站在玄关的松小润一眼就看到了牵着一个小女孩手的樱井翔,松小润很惊讶的望着樱小翔,【你怎么在 这?】

 

【小润,不可以对翔哥哥这么不礼貌。快给伯父伯母打招呼,还有翔哥哥和小舞妹妹】

 

没听到樱小翔的回答,却听到了母亲有些严厉的责骂,松小润才反应过来这是很失礼的事,于是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伯父伯母好,翔哥 哥好,小舞妹妹好】

 

【恩,你好,小润真乖~听小润刚才的语气是和小翔认识么?】翔妈妈摸了摸松小润的头问。

【是的,麻麻,今天在学校遇见了小润。】樱小翔代替松小润回答。

 

【是这样啊,那以后就麻烦小翔照顾小润了!来来,都进来吧,都好长时间不见了】说着润妈妈把樱井翔一家人领进了屋。后来,松小润才知道,樱井翔的父母和自己家的父母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因为樱井翔父亲在外国工作所以不常见面,后来樱井翔一家因 为父亲工作调动回国,正好松本润家隔壁没人住,所以昨天就搬到松本润家隔壁,把家里什么事都办好,樱井翔的父母就来松本润家聚 聚的。

 

后来,了解完这些的松小润就更加缠着樱小翔了,除了上课,在上学、午休、放学还有回家写作业松小润也以请教问题的理由一直和樱 小翔一起,那些会欺负松小润的同学,因为一次被就比松小润高点大家却很厉害的樱小翔教训后就不该再找松小润的事了,也因此,松 小润不论何时都会跟在樱小翔身边,在松小润的心里,樱井翔就是可以任自己撒娇、任性,从来满足自己的要求,性格温柔不会对自己 生气,在自己遇到困难会帮自己解决,在自己被人欺负时会出面帮自己打跑那群人的不算高大却威猛的靠山。

 

 

 

在樱井翔的记忆里,第一次见到松本润是在四岁时,那时自己的父母带自己去松本润家。见到了还是三岁的松小润,看着松小润嘟嘟的 可爱的脸樱小翔忍不住去捏他的脸颊,没想到松小润没有对自己哭,却开心地笑着缠着自己,所以那时的樱小翔很喜欢松小润,后来高 中时樱井翔听过翔妈妈说那时自己总是会亲松小润的脸颊和嘴唇,而松小润却也很喜欢被自己亲,总是在自己亲完后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并拽着自己的手伸着小脸好像要自己再亲他。这段记忆是在后来松本润高中暑假时樱井翔才想起来,才知道自己第一次见到松本润不是 在小学,而是四岁时。

 

小学时,总是松小润总是缠着樱小翔,而樱小翔秉着“要好好照顾弟弟,不能让他受任何委屈”的心态在自己一直宠着松本润。在樱井翔小学毕业时,刚升上小学六年级的松小润哭着缠着樱井翔不要走,不要离开自己,樱井翔看着眼前哭得很伤心的松本润,感觉 心里好痛,觉得自己果然很舍不得这个弟弟,但是没办法啊,于是只能抱着个头快要赶上自己的松本润安慰着小润【虽然以后不能一起 上学、放学了,午休时不能陪小润了,但是以后我会常常来看小润的,我们是邻居啊,以后小润写作业也可以继续来我家啊,我会继续 和小润一起玩的。而且这也就一年的时间,等小润毕业了也来我的学校上学,我们又再能在一起了啊】

说到这,樱井翔感觉的怀里的人不哭了,看着把眼睛哭红的松小润,撅着嘴看着自己,包子脸上写满了不满,【真的?翔哥哥不可以骗 我】

 

刮了刮松小润红彤彤的鼻子,樱井翔说【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小润?来,拉钩!】

 

【恩,拉钩!】说着,松小润伸出了小手。

 

以上是松本润想要永远忘记的“可耻”的情节,却被某只仓鼠在今后的岁月里是不是提起勾起松本润那本来快要深埋掉的记忆。

 

中学一年级的樱井翔报了和小学一样的足球队,看着足球场上奔跑的人,13岁的樱井翔想起了曾经和松本润一起在足球场上奔跑的场景 ,不禁有些伤感与失落,那时樱井翔觉得自己时身边突然失去个人才这样的。13岁的樱井翔有了新的社交圈,整个世界不是只有松本润 一人了,认识了从大阪转来的横山裕与村上信五、总是睡觉喜欢画画做手工的大野智,13岁的樱井翔的校园生活并不孤单。而12岁的松 本润也因为樱井翔不在了所以在6年级从足球队转入自己更加喜欢的棒球队时认识了棒球队队员生田斗真,所以12岁的松本润的校园生 活虽然会时不时想起樱井翔但是也不孤单。

 

在松本润要进行初中入学考试时,樱井翔担心松本润的成绩不够如自己的学校,于是在放假时拼命给松本润补习,而松本润因为可以和 樱井翔长期相处,所以很乐意的享受着补习的时光,在这个“你情我愿”的补习氛围下,松本润不费摧毁之力进入了樱井翔的学校。

 

 

进入中学的松本润看着面前樱井翔的朋友,松本润觉得自己的翔哥哥要被抢走了,于是不理樱井翔的介绍,扔下不知所措的3个人与正 在神游的一个人,拉着身边的生田斗真走回了自己的教室,回到教室松本润趴在桌子上,不理一脸不解的生田斗真,一个人生闷气‘原 来他有了自己的圈子,我还以为在翔哥哥身边的人一直是我呢,原来不是,原来翔哥哥有他自己的圈子,可这是好事啊,这一年有人陪 着翔哥哥他才不会孤单啊,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伤心,这是不应该的啊,就像这一年有TOMA陪着我,我才会不那么孤单的。松本润,你 不可以这么自私!翔哥哥不是你的!’想到这松本润觉得心里很失落,像是什么没有了空空的感觉,但是松本润决定不该像以前这么缠 着翔哥哥了,于是对生田斗真说【TOMA,我决定了,还是加入棒球队了!】

 

【唉?!!真的?!你不是要和你的翔哥哥一起去足球队么?!】生田斗真不敢相信这么缠着樱井翔,没有樱井翔好像不行的松本润竟 然要离开樱井翔去棒球队!

 

【恩,真的,毕竟总不能缠着翔,这样他会困扰的,而且我也非常喜欢棒球啊,不能放弃!】松本润尽量装作无所谓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松本润,生田斗真不解,但还是答应了。于是当天松本润在樱井翔不知道的情况下和生田斗真进了棒球队,之后在棒球队认 识了二年级很温柔的学长小栗旬。

 

当天晚上樱井翔找到了松本润,对今天的事很不解,所以问松本润为什么,松本润只是回答忘记了要抓紧填棒球队的表格于是匆匆忙忙 的带着生田斗真走了,松本润对樱井翔是不会撒谎的,所以低下头,感到脸很烫,看着松本润低头红着脸,樱井翔知道松本润在撒谎, 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拆这个谎,毕竟松本润在他面前从未撒过谎,于是只好作罢,对松本润说在棒球队好好地玩吧,要加油!以后要 继续一起上学、午休、放学一类的话就和松本润分开了。樱井翔知道,自己在听到松本润不去足球队时心里不知有多失落,总觉得小润 离自己越来越来,心中莫明的空空的,樱井翔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个感情于是决定睡觉第二天找横山裕他们商量商量。

 

当樱井翔把这件事叙述给其他3人时,得到的统一回答就是“你爱上松本润了!”樱井翔不解,问为什么,横山裕却抱着村上信五对樱 井翔说【我了解你的感觉,因为我当初对hina也是这种感觉,没错,你绝对是爱上你的小润了!翔君,你要抓紧追他!你看看在他身边 那个叫生田的小子就很危险,昨天听棒球队的人说,小栗旬那家伙好像很喜欢松本润,你要是不抓紧可就没机会了!学学我,知道自己 的心意就把老婆大人给追到手!哎呀!hina!疼!!!!】

 

原来听到最后村上信五实在忍不住了,于是用胳膊肘用力捣了下横山裕的肚 子。【你乱说什么?!谁是你老婆?!也不想想你前段时间告白时那紧张样子!脸红的像个小受!】

           

                       。。。。。。(省略打闹情景,我对这种情节描述无能啊T T)

 

 

【但是我也告白成功了~好了好了~但是,翔君啊,听我的话没错!失去了就不会再拥有了!到时真的失去了你会后悔的!】跟村上信五 闹完,横山裕一改往常的胡闹很认真的对樱井翔说。

 

【是啊,有时YOKO很不正经,但是,翔君,这次你一定要好好想想yoko的话,要是你再不行动,松本润这么可爱,会有很多人和你抢的 。】村上信五说。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不知所措的表情,对村上信五和横山裕说【我们让翔君静一静吧,毕竟是感情的事,而且看样子翔君也没有想好这事 ,让他好好想想吧!】转头又对樱井翔说【翔君,不是我们在逼你,你要好好考虑,不论你最后要不要追松本润,但是,至少你不要让 自己后悔!】

 

听了大野智的话樱井翔点了点头,说【我现在很乱,让我想想吧。】

 

三人看着樱井翔,静静的回到自己的位置,这时候,樱井翔需要冷静思考。

 

 

可是这一考虑就是一年,看的横山裕和村上信五二人对心急火燎,看着已是中二的生田斗真目的不是松本润而是身边的大野智,并且以 快马加鞭的速度追着被逼到无力去管樱井翔的大野智,看着小栗旬对着一无所知的松本润发着攻势,看着樱井翔一直暗着明着帮松本润 挡着小栗旬的攻势却不告白,告诉松本润自己答应过伯母要照顾好小润,所以不能让小栗旬过度接触小润,听到这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对 着樱井翔翻白眼,那生田斗真和松本润这么亲近算什么?!就在这么混乱的生活中,樱井翔、大野智、村上信五、横山裕毕业了,樱井翔和大野智考上了庆应高中,而村上信五和横山裕以那种学 校不适合我们的缘由考取了别的学校,而松本润也很舍不得樱井翔却不像小学时那么闹了,对着樱井翔说【我会考上庆应的!翔,你一 定要等我!】

看着眼前眼神坚定的松本润,樱井翔感慨万分,不知什么时候,小润不叫自己翔哥哥,而是直接叫翔了,果然小润长大了,虽然也会一 直跟着自己的身后,会在自己家写作业,会给自己撒娇,会对自己任性,但是没有小学这么缠着自己了,有着自己的朋友圈子,假期不 只是和自己在一起,有时会和朋友出去,这样的小润,樱井翔好怕他会离开自己,可是,现在的樱井翔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对松本润的感 情,难道自己真的就如他们三人说的“智商为正,情商为负么?”樱井翔现在最庆幸的是小栗旬也毕业了,并且不会去庆应上学,而小 润一定会去庆应。樱井翔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这次一定要给小润补习,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小润百分之百去庆应!”

把胸前的第二颗纽扣给了松本润,说【虽然你不是女生,我也没有什么女生可送,但...就当...就当这是这么多年我们之间超脱友谊的 亲情的见证,把这个给你了,作为交换,你毕业时要把你的纽扣给我!】

 

听到樱井翔说到亲情,松本润心底很失落,‘原来,在你心中我们的关心只是如此么?哎,也好,至少证明在翔的心中我的分量还是很 重的。’【恩,当然,我也没什么人可以送的,等明年翔要来接我,不然就不给你了哦~】

 

捏了捏松本润鼓起的包子脸,樱井翔用宠溺的语气说【小润毕业我能不来么?把你的纽扣好好留着等我来取吧!】

 

听到这话,知道樱井翔是什么意思,但是松本润还是宁愿扭曲一下樱井翔的意思开心的笑了。

 

于是,中三时除了上学和棒球队活动大部分时间松本润都是和樱井翔在补习的生活中度过,看着比自己还勤奋的樱井翔,松本润暗暗感 叹“明明是我上学,翔比我还紧张,我平时也很好学习,没有落下什么啊,去庆应的把握虽然没有100%,也有70%以上的把握啊”但是 ,看着忙碌的樱井翔松本润还是高兴地,不论是因为什么,樱井翔还是关心他的,也许,就算不能一辈子在一起,就算他们不能在一起 ,就算以后翔有了家室,只要他这么关心自己,也许,他愿意把这份感情深埋在心底。

 

在樱井翔的恶补下,松本润在庆应的录取榜单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高兴地冲回家,想把着好消息第一个告诉樱井翔,却在家的路口看 到了樱井翔和另外一个男生接吻的画面。

 

 

看到此景的松本润,只有一个想法“逃跑”,于是,转身就跑走了,松本润不知跑了多远,只知道一味的向前冲,想要逃离那里,想要 忘却那个画面,当停下时,松本润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满眼是繁乱的人群、亲密的情侣,这些对于此时的松本润来说格外的刺眼,松本 润只能找到角落颓废的坐下,满脑子都是那些画面,抱着腿,把头埋在膝盖里,身体颤抖着,‘松本润,你不可以哭!他不喜欢你,你 应该早就知道的!不是决定他要幸福就好了么?!不是早就决定祝福了么?!现在不能哭!’这样想着,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

 

不知过了多久......

 

 

【松本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松本润抬头,可是由于眼泪弄的视线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于是松本润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是小栗旬,【旬前辈?】

 

【是我,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带我去找他!】说着要把松本润拉起来。

 

松本润打掉了小栗旬的手,摇了摇头,说【是我自作自受,是我没认清现实,是我自以为是,不能怪别人,没有人欺负我,是我跟自己 过不去!】

 

看着这样的松本润,小栗旬心里好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送你回家好么?】

 

【不,我不要回家,回家就会见到他,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去见他!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

 

说着松本润拼命地摇头。

 

看着这样的松本润,小栗旬猜到也许跟樱井翔有关,因为只有樱井翔才有可能让变成松本润这样,现在真想冲去问问樱井翔到底把松本 润怎么了,但是小栗旬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不可以这么做,【好好,我们不回你家,你跟我回家好么?这么晚,你一个人在这我也不放心 。】说着伸出手要扶松本润起来。

 

听到这,松本润好像抓住了救星似的,一只手抓住了小栗旬的手,【真的?!真的谢谢学长!】说着开始在小栗旬怀里哽咽起来。

 

【你先别哭了,回到我家再哭。我一个人住,你也可以放心大哭。】说着小栗旬用手擦了擦怀里松本润的眼泪。

 

小栗宅

 

【润君你先去洗澡,之后去我床上睡吧,我会铺地铺。】说着小栗旬把睡衣给了松本润。

 

【还是我睡地铺吧,都这样麻烦学长了。】松本润接过睡衣有些尴尬的说。

 

【还是我睡吧,就你这情况,睡地铺的话会生病的。】睡着揉了揉松本润的头毛。

 

【可是......】

 

【别可是了,你要是生病我怕伯父伯母会抄家伙来找我算账的!】说着小栗旬还做了害怕的动作。

 

【呵呵~】看着这样的小栗旬,松本润笑了。

 

【太好了!你终于笑了!】小栗旬松了口气。

 

【谢谢你,学长。】

 

【别和我说谢谢,这是应该的,去洗澡吧~】说着把松本润推进了浴室。

 

听见浴室传来洗澡的声音,小栗旬翻出松本宅的电话号码,告诉松本润父母现在松本润平安无事会在他家住一夜不要担心,又看着樱井 翔的手机号,最后还是给樱井翔发了短信说松本润在他家住一夜。看着浴室的房门,小栗旬想‘樱井翔,如果这次真的是你伤害小润这 么深,说明你没有好好照顾小润,那么我就收回当初放手的话!既然你不能照顾小润,那么小润由我来照顾!’

 

 

接到短信的樱井翔松了口气,却又立刻紧张起来,‘难道和他亲吻的事被小润看到了?不可能!但是如果小润真的看到了,那小润是不 是因为很伤心才去找的小栗旬?还是小润根本没有看到他们接吻,而是小润自己要去找小栗旬的?’想到这樱井翔突然觉得心口好 疼......‘小润,我该怎么办?也许,我真的爱上你了。’“失去了就不会再拥有了!到时真的失去了你会后悔的!”“至少你不要让 自己后悔!”当初横山裕和大野智对自己说的话突然出现在脑海中,‘我真的要失去小润了么?我真笨!对自己的感情如此的迟钝!小 润,你喜欢我么?不管了!明天跟小润解释和告白,不论成不成攻,至少我不要以后会后悔!’决定了告白的樱井翔觉得心里好像舒服 了许多,于是闭上眼睛安心的睡觉了。

 

小栗宅

 

洗完澡的松本润坐在床上,不理会水不停地滴下来,脑海里还是充满了樱井翔和那个不认识的男生接吻的画面,于是松本润又开始流泪,进到屋子里的小栗旬看到这一幕心如刀割般的疼痛,忍着疼痛,拿起吹风机给松本润吹头发,感觉的“嗡嗡”的响声,与温暖的热度,松本润终于回过神,看到站在旁边给自己吹头发的小栗旬,松本润不好意思了,拿过小栗旬手中的吹风机自己吹起来。【真的麻烦前辈了。】

 

看到抢过自己手中的吹风机给自己吹头发的松本润,小栗旬笑了笑,并没有吧吹风机再抢过来,【不麻烦。】

 

看着松本润头发吹得差不多了,小栗旬问道【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了么?】

 

听到这,松本润吹头发的动作停止了,关掉出风机,放下,把手放在腿上,身体不住的颤抖,看到这样的松本润,小栗旬坐到松本润旁边抱着松本润说【好了,没事了,不论怎样,说出来会好受些。】

 

听到小栗旬的话,松本润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说【我看到......我看到翔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接吻了......】

 

听到这话,小栗旬很惊讶,‘樱井翔会这么做?也许有什么原因吧。’【也许那是误会呢?】

 

【不可能......我都看到眼里了!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我知道他一直把我当做弟弟,可是我就忍不住想要去爱他,想要他只是我一个人的!我以为我是圣人,可以放手让他追求幸福,可是我做不到!我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我就会想要把他拉到我身边,告诉别人,樱井翔是我的!我该怎么办?!这样的我真的讨厌!我讨厌这样的我!】说着松本润在小栗旬的怀里痛哭起来。

 

看着在自己怀里痛哭的松本润,小栗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抱着松本润。‘樱井翔,明天你最好给我一个正确的答案,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如果你不要小润,那么,今后小润就由我来保护!’

 

小栗旬抱着松本润暗暗发誓。【小润,别伤心了,樱井翔不要你,我要你!】说着小栗旬让松本润

 

正视自己的眼睛【小润,你听着,从见到你第一面我就喜欢你,只是觉得你喜欢樱井翔,觉得樱井翔会好好待你,所以就从你身边离开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不会再退步了,小润,我喜欢你,你考虑下可我在一起好么?】

 

松本润愣了,没想到小栗旬会这么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看着不知所措的松本润,小栗旬知道刚才的告白太冲动了,【没事,你不用现在回答我,先睡觉吧,明天我把你从回家,我给你一段时间好好考虑,如果不能和樱井翔在一起,就来我这吧!】

 

听到小栗旬的话,松本润稍稍放心了,点了点头,躺回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不论松本润怎么阻扰,小栗旬还是以“作为学长担心你的安全”为由送松本润回家。

 

到了街口,松本润对小栗旬说【到这就可以了,谢谢学长的照顾。】

 

看着松本润的坚持,小栗旬放弃了一早去询问樱井翔的念头,【好吧,那就到这了,等会有什么

 

事给我打电话知道么?记住,不论发生什么,到我这里来,我会帮你的!】

 

听着小栗旬的话,松本润心里满是感激和愧疚,松本润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对小栗旬有任何感觉,

就算不能和樱井翔在一起,那个答案也只能是拒绝,【谢谢学长,我没事了。还有,对不起。我……】

 

知道松本润这是在回答自己,小栗旬明白不论怎样松本润都不会和自己在一起,心里满是失落,

 

【那小润让我抱一下好么?就当安慰我。】

 

松本润点了点头,得到允许,小栗旬紧紧地抱着松本润。

 

知道早上松本润会回家的樱井翔早早就在门外等着了,可是等了半天松本润还不来,于是决定

 

去前方看看,到了街口,就看到了紧紧抱在一起的小栗旬与松本润,“失去了就不会再拥有了!

 

到时真的失去了你会后悔的!”横山裕的话出现在樱井翔的脑海里,‘原来我没有把握住机会,现在,终于失去了小润么?’想到这,樱井翔转身就跑起来了,樱井翔想要逃离现场,回到房间,樱井翔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理会家人满是疑惑和担心的眼神,此刻的樱井翔只想一个人呆着,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要放手么?要祝福么?说不定……’【樱井翔,你在想什么,不可能了,小润要离开你和别人在一起了!是您没有把握好机会,没有人情感情!现在失去小润就是惩罚!】樱井翔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眼泪不知何时开始不停地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滑到枕头上。

 

回到家的松本润,并没有看到预想的来接自己樱井翔,摇了摇头嘲笑自己‘松本润你算什么?翔现在一定在约会,怎么会来接你?’看着母亲担心的眼神,松本润笑着说声没事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对了,还没有对翔说自己考上庆应呢。’于是松本润拿起手机输入樱井翔的手机号,却迟迟按不下拨号键,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松本润按下了那个绿色的按键,把手机放到耳边,努力无视自己心脏的快速跳动,静静等待对方的接听。

 

手机突然向起来,樱井翔看到来电显示,【是小润。】樱井翔突然高兴起来,却想到松本润和小栗旬后又垂下了手臂,想了一下,决定接听这通电话【喂,小润么?】

 

听到熟悉的声音,松本润感觉自己心跳更加厉害了【恩,我是小润,那个,翔……】松本润不知该怎么开口。

 

听到松本润犹豫的声音,樱井翔以为松本润要告诉自己他和小栗旬在一起了,抑制住自己失落的心情,努力用温柔的声音问【怎么了?放生没什么事了?】

 

听到依旧温柔的声音,松本润突然安心了【恩,没什么事,就是想告诉翔我考上庆应了。】

 

【是么?真的太好了!】

 

【恩,是啊。】

 

之后两方都沉默了,樱井翔突然开口,【小润昨天去小栗旬家也不打声招呼,害的我担心死了!是去小栗旬家庆祝考上庆应么?】

 

【不……啊,是的,正好看到小栗学长,就去他家庆祝了,让翔担心真是不好意思。】听到这话,松本润想解释不是,但是又不知否认后该怎么解释昨天的事,于是只好承认了。

 

【这样啊,下次不要这样了,伯父伯母也是很担心的。】果然没猜错么?

 

【啊,真的很抱歉!】

 

【没事,下次要记得通知我们。还有……】樱井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小润啊,我昨天刚和一个同班同学交往了,是个男的,怕以后小润在学校见到会被吓到,所以想先告诉小润,小润要替我保密哦~】

 

听到这,松本润觉得心如被针刺般疼痛,忍住想哭的冲动,稳住自己的心情,说【恩,知道了,没想到翔这么快就有喜欢的人了。我还想过几天再告诉翔我和旬交往了呢,看来现在就可以告诉翔了,翔也要替我保密哦~】松本润吧小栗旬拉出来当了挡键盘,不可以让翔发现自己的感情,会被讨厌的!果然正如自己所想,调整了心情,樱井翔说【恩,好的,那我们就双方保密吧!这是我们的秘密哦!】

 

【恩,好的,那我先挂了。】在不挂电话,松本润怕自己会抑制不住。

 

【恩,小润再见。】

 

【恩,再见。】

 

挂了电话樱井翔把手机摔在地毯上,果然自己好胆小,只能把昨天那男生拉出来当挡箭牌,看来明天要答应他的告白了。想到这,樱井翔无奈的笑了笑,顺便嘲笑自己。

 

挂了电话,松本润无力的躺在床上,手机顺着床单滑到了地方,松本润没有心思去理会,满脑子都是樱井翔‘交往了? 是昨天那个男生么?昨天只顾着惊讶了,也没有看清那男生长得什么样。一定很温柔吧,一定不想自己这么任性吧,翔好像就喜欢这样的人呢。最后还是把小栗学长拉出来了,看来有时间还要对小栗学长道歉啊’

 

 

毕业时,松本润还是把纽扣留了下来,并没有给任何人,也没有给樱井翔,松本润知道樱井翔也许已经忘记了这个约定,但是松本润还是当成宝物似的把纽扣放在了书架上的小盒子里。松本润觉得至少自己要好好珍惜这个,就当是和樱井翔“甜蜜”的回忆吧。开学时松本润见到了那个男生,长的很清秀,很温柔的对自己笑着,看着樱井翔的眼神满是爱意,看着这个男生松本润知道自己败下阵来了,于是只能强装开心的对着眼前的樱井翔与那个男生。

 

高中的松本润开始慢慢地改变自己,很少的去依赖樱井翔,开始独立,开始给自己设下了保护膜,渐渐的离开了樱井翔的保护圈,结交了一群朋友,看着依旧对自己很温柔但是变得越来越精英的樱井翔,松本润知道,自己与樱井翔渐行渐远。

 

已是学生会副会长的樱井翔越来越忙,而且还要抽空再暗处观察松本润,所以就很少有时间去顾着那个所谓的恋人。看着飞快长大的松本润,看着有着一群朋友的松本润,樱井翔知道自己与松本润的距离是原来越远,松本润已经渐渐的不需要自己的保护,那些被自己掩盖的锋芒开始渐渐地显露出来,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了这个有着包子脸却一脸傲气但实则对身边的人很温柔的松本润。这个时期的松本润,后来用樱井翔对松本润的说法,“我们的小润那时处在叛逆期啊,不理会我这个翔哥哥了。”听到此话的松本润对着樱井翔翻了个白眼。

 

这个时期的樱井翔用松本润的说法,“翔开始离自己原来越远,伪精英范越来越重,对我虽然温柔却是有着某种隔阂,因为忙碌很少理那个男朋友,导致经常来找我抱怨,你说我这是受的什么折磨?”听到此话的樱井翔,开始死皮赖脸的缠着一脸女王气息的松本润,说着当初不是有误会啥的,那个男生小润要忘记,他不算我的恋人,樱井翔深爱的人从始至终只有小润一个!守着还不忘拉着松本润的手摇啊摇着。之后又多接受松本润几个白眼。

 

看到此景的相二夫夫只能很无奈的转身就走,不理会这二人。

 

当然以上是后话了。

 

后来就这么在误会与伤心中过了两年,樱井翔毕业,之后传言和男友和平分手,升入了名牌大学,而松本润也忘记自己曾经拿小栗旬当挡箭牌这回事,在忙碌的高三生活中考虑着升入什么学校,毕竟要是再和樱井翔一个学校,松本润怕自己会忍不住给樱井翔告白,松本润怕自己会因此被樱井翔讨厌。

 

 

樱井翔在大学里依旧开始了自己的精英生活,在整个系的人气也是很高的,没有进学生会,去了一直感兴趣的新闻部。在半年后竟然见到了大野智,明白原来大野智在这里学着画画这方面的专业,知道横山裕与村上信五在不远处的大学上学。后来因为新闻采访遇见了校篮球队的队员小栗旬,知道了原来小栗旬和自己是一个学校的,只不过是在表演系上学,因为不同系就没有遇到过。当小栗旬问起自己和松本润的关系时,樱井翔以为小栗旬是吃醋了,解释道和小润没有什么。谁知小栗旬突然生气起来,抓着樱井翔的领子不放说【小润的心意你不知道么?!那天小润看见你和别的男生接吻,伤心的跑到街上,你知道那个街很乱么?!最后要不是我见到了,把小润带回家,不知那天小润会发生什么?!】

 

听到小栗旬的话樱井翔反应不过来【什么?!小润看到了?!小润的心意?小润不知和你在一起么?!】

 

看着一脸茫然的樱井翔,小栗旬明白了这两人都是大傻瓜,松开樱井翔的领子说【那天小润看到你和男生接吻,以为你有了恋人了,所以就逃跑了,正好被我碰见,把他带回家,本来以为你会和他解释,因为我在中学看到你看小润的眼神就觉得你是喜欢他的,我以为你们后来就在一起了,就再也没去找小润,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果然你情商很低啊!】

 

听到小栗旬的解释樱井翔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但是很不满小栗旬说自己情商低,虽然事实是如此,撅了撅嘴说【我现在去找小润!小栗旬谢谢你!】于是转身就往校门跑,突然想到什么,樱井翔转身对小栗旬说【小润是我教的,以后你不许叫他小润!】不等小栗旬回答,樱井翔就跑去庆应高中了。

 

看着樱井翔离开的背影,小栗旬突然释然的笑了【切,你不让我叫我就叫,还有,人家高中放你进去么?】

 

当松本润在天台看着志愿表不知该怎么填时,樱井翔出现了,并要求松本润报考和自己一样的学校,松本润看着满头大汗的樱井翔很疑惑【翔,怎么了?突然跑到我学校?你怎么进来的?】

 

看着满脸疑惑的松本润,樱井翔展开自信的笑容【小润啊,你不知道么?当初我在这学校和门卫关系好着呢。身为庆应高中的前任学生会会长,想要进学校不简单么?我跑到这里来是想和小润说一件事。】

 

看着樱井翔一脸得意的表情松本润疑惑地问【什么事?】

 

【小润认真听我说。】说着正对着松本润看着松本润的眼睛【小润对不起,那天是那个男孩主动吻我,我没有反应过来所以一时也没有推开,后来本来想和小润解释,可是看到小润和小栗旬抱在一起,就以为你喜欢小栗旬,所以就藏着这份喜欢小润的心意,答应了那个男孩的告白。小润,真的对不起!今天小栗旬告诉我那天你发生的事,都怪我情商太低,没有发现你的心意,让小润受了这么多的苦!小润原谅我好么?】

 

看着松本润愣在那里不说话,樱井翔继续说【小润,我喜欢你,不、我爱你!请你原谅我和我在一起好么?】

 

看着如此诚恳的樱井翔,得知樱井翔的心意松本润眼泪掉了下来,擦了擦眼泪,整理好语气,松本润说【翔,我也喜欢你,听到你说这些我很高兴,但是我不能答应。】

 

听到松本润的回答,樱井翔是又高兴又失落,【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既然两情相悦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翔酱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我不确定好多事情……】松本润又想了一下,说【如果这次我能考上翔的大学我们就在一起好么?就当是给翔让我伤心的惩罚,所以,为了我们的幸福,翔要好好地给我补习】

 

听到松本润的话,樱井翔知道自己伤松本润伤的很深,但是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恩!好的!所以,小润,我会加油的!】

 

看着一脸励志表情的樱井翔,松本润开心的笑了。

 

 

后来,松本润经过樱井翔的补习课程成功的考上了樱井翔的学校,并且在一片烟花下接受了樱井翔的告白,在被告白第二天松本润把那颗快要遗忘的纽扣送给樱井翔,后来在大学入学时认识了有着故事的二宮和也,后来毕业的第二年松本润和樱井翔在双方父母莫名的支持下去了荷兰结婚,后来二宮和也放弃了等待相叶雅纪交着女朋友,后来樱井翔去美国时认识了相叶雅纪,后来知道原来那个让二宮和也等待的人是相叶雅纪,从相叶雅纪口中知道了他与二宮和也的故事,后来相叶雅纪开了酒吧,名字是原来相叶雅纪二宮和也二人约定的名字[fate],后来他们用计把二宫引到了[fate],

 

后来,他们与相二成为了邻居,后来,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没有烦恼,不,应该说唯一的

 

烦恼就是某位几年前迷上钓鱼的朋友经常把钓到的鱼不经任何处理往他们家送,让他们对着鱼

 

叹气,之后对着电话那头的生田斗真控诉,让他管好自己的老婆,得来的却是对方对自己老婆

 

宠溺的语气与不理会松本润怒气的让松本润光想着就觉得欠扁的笑脸。

 

End

 

 

                                                           2012.08.30

 


评论
热度(17)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