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First snow(翔润)

这是13年翔君生日是开始码的

==================================

 

“啊,终于完成了!”松本润放下手中的笔,伸个懒腰,揉了揉眼睛,睁眼看着着空空无人的办公室,无奈的笑了笑,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呢,大家当然都放假回家跨年了,而自己这样没有家的人,就向公司申请加班,顺便还能拿到一笔可观的加班费,所以每年这时候松本润都是通过加班度过的,也因为加班的忙碌,松本润也没有因为新年身边没有家人而感到寂寞。但是今年…….加班的工作有点少,松本润看了看表,刚过10点,‘该去哪里呢?’松本润一遍收拾东西,一边想着自己的去处,毕竟,这时候会公寓的话,面对诺大的房间自己会感到寂寞吧……‘就算是乱逛也要在零点之后回家!’带着这样的决心,松本润挎着工作包离开了公司。

街上行人还是很多的,大概是和家人吃完了饭,好多人都出来和不同的人们分享跨年的喜悦吧,“我还是和这里的气氛不和呢。”松本润站在路边看着热闹的人们觉得欢快的气氛和自己这里有些阴霾的氛围真的是不搭调呢。

“算了,还是回家吧,睡一觉就好了!”松本润给自己打了打气,转身,踏上回家的路途。一心想甩掉心里的寂寞的松本润殊不知,在身后有个人一直看着自己的动静,并且跟上了自己的脚步。

“啊,痛!”松本润感觉自己撞上了什么东西,之后随后跌倒在地上,抬眼,想看看自己撞到了什么,之后看见一个人抱着一个箱子站在自己面前。本来不好的心情,又被这么撞了一下,松本润顿时怒火上升,起身,不管对方手中的箱子里装着什么,把箱子从对方手中推到地上,抓着对方的领子吼了出来“你小子搬着箱子也不看看前边有没有人,就这么把我撞倒在地上,连个对不起也没有!你不长眼啊!”

对方愣了一下,语气有些唯唯诺诺地说到“对不起,箱子太大了就没看见,而且,先生你好像也没有看前方,不然也不会被我撞倒啊。”

松本润明显感觉到对方虽然语气很低下,但是眼神里明显没有悔意,还带着丝丝玩笑?松本润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火烧炸了!“你你你,你明显没有悔意!”

“我都道歉了,你凭什么说我没有悔意?”对方似乎并不气松本润把自己推到墙上,反而嘴角有些上扬,眼神中带着些许玩味,看着松本润。

“我我我……就凭你眼中没有丝毫悔意!”松本润松开了抓住面前人的衣领的手,虽然还是大声回答对方的问题,但是气势明显弱了下来。

“是么?但是我觉得我很真诚啊。而且你把我的箱子里的东西弄坏了,那里面可是我们老板让我找了很久的名贵红酒还有在法国有名的日本高级调酒师相叶雅纪的专用的调酒用具,我可是请求那个调酒师求了好长时阿健他才愿意借给我们老板用一段时间,而现在这样,酒瓶碎了,调酒用具就算没坏估计也磨得不成样了.......这让我如何给来办交代?”低下头,故意装成很委屈的样子。

看着眼前人快要哭的样子,松本润顿时觉得自己罪孽很深,好像因为一时冲动惹了不小的事,现在自己虽然赚了不少钱,但是要赔红酒可以,但是调酒工具该怎么办......这个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东西,我该怎么办?抿了抿嘴,低下头说“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冲动,使你不好跟上司交代,这些......我.......我赔给你。”

“酒是能再找,可是调酒的这些东西,我该怎么跟相叶先生交代啊。”看着眼前人的反应,真的很可爱,低下头,拼命忍笑。

“我......那我现在跟你一起去找那个相叶先生道歉,你一点都不用担心!”松本润心底满是愧疚,也在考虑怎么给相叶先生解释,得到原谅。

“这......那就拜托你了!。”装作很感谢的样子,对着前面的人深深鞠一躬。

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名片,用笔在上面写上自家住址,递给身前的人说“这个是我的名片,我的家庭住址也写在上面了,在找相叶先生前,你来找我好么?”

接过名片,松本润,好名字,润......早晚我会一直这么叫他的,点了点头,“好的,可是......”

“还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只是......”继续装委屈。

“怎么了?有什么事尽量说,我帮你!”松本润觉得现在的自己把家产给面前的人都不会觉得有什么。

“我,我现在没地方住,本来今天晚上把东西给老板就可以拿到格外的奖金去交房租,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在拿到下个月工资前是没有地方住了。”

听到是因为自己才害得对方没有地方住,松本润心里愧疚更加深了。“这样吧,你不介意的话去我家住一段时间吧,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应该负责。”

“真的么?!松本君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不然我今晚估计要露宿街头了!”眼睛kirakira的看着松本润。

“那我们走吧......”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庞和闪闪发光的眼睛,松本润觉得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好幼稚。

“恩!”

 

一路无言到了家,松本润给那人拿了自己的睡衣,在递给那人叫他洗澡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把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带回了家,自己是有必要问清对方的姓名和工作的,虽然感觉对方不是坏人,但是问清这点还是必须的。“那个,你叫什么名字?职业是什么?”觉得自己问得有些突兀,连忙解释“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清楚一点,我们也好称呼对方......我先介绍吧!我叫松本润,今年28岁,职业是hope公司的营业经理。”

“啊......我叫樱井翔,今年30岁,是happy公司老板的秘书。现在,估计就是马上处于待业状态了......”

“秘书啊,工资不是很高么?而且happy公司是个大公司,你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因为我刚当上秘书不到3个月,下个月就过试用期了,以前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能一边打工一笔赚钱攻读学校,一直因为课程没上够不能毕业,前段时间才毕业,好不容易有人要男秘书,现在......”

“这.......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错你要丢到工作.......”松本润咬了咬唇,低下头,因为自己想要发、泄无谓的情绪而导致这样的结果,自己应该负责“那个,要不,再找到下个工作前,你在我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真的?”

“真的!”

“那真的麻烦松本君了!”目的达成!

“......”

气氛又回到了尴尬的状态,松本润看了看表,11:30,还没有跨年,突然想起一个点子,“要不我们去小区花园转转?一起迎接新年?”

“好啊!”

 

花园

 

两人在花园里走着,说些身边的趣事,说些无聊的事,松本润突然感觉这种感觉好温暖,有多久没有和一个人一起在外面散步说着这些个小事了呢?好像自从自己搬离了孤儿院就再也没有有过这种情况了,以前有孤儿院的朋友和院长陪着自己,现在孤身一人住在公寓里,虽然有朋友,但是因为各有繁忙的工作也不常聚,经常是自己一个人喝酒,多少年独自在办公室里靠工作度过了?松本润突然觉得,身边有个人真的是一件好事.......看着身边的人的笑脸,松本润感觉自己心跳好快,这么闪闪发光的笑脸,自己好像深深被这个笑脸吸引了。

突然感觉有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化成水从脸上滑下,抬头看看天空,啊,是下雪了!“樱井君,看,下雪了!”

“是啊,下雪了呢!2013年的第一场雪!”樱井翔看着眼前笑得开心的人,感觉这个人不像刚见到时一样周围被落寞的气氛笼罩,现在的松本润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好美!樱井翔竟然看得入迷了。

感觉到樱井翔的视线,松本润对上樱井翔的眼睛,疑惑地问“樱井君,你看我做什么?我的表情很奇怪么?”

“啊......没什么,就是觉得润君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听到樱井翔的话,松本润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低下头,不敢看樱井翔的眼睛,说“你.......你说什么呢!我一个大男人说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润君本来就好看!”看着松本润害羞的摸样,樱井翔想要逗逗松本润。

“说什么呢!真是......还有,我没什么时候熟到让你叫我润君的地步了?”

“那你也可以叫我翔君啊。这样就打平了!”

“你......你真是的!我才不要.......不许说那些话,不然不理你了!”知道自己说不过樱井翔,松本润转身就走。

“好啦,我知道了,那我叫你润君好了吧,那些让你害羞的话我就不说了。”说着跟上了松本润的脚步。

“谁......谁害羞了!”松本润觉得自己好丢人,都28岁的人了,还会因为一个男人的一句话害羞到这种地步。

突然停住脚步,感觉到身后的人撞了上来。

“润君怎么突然停了?”还好樱井翔反应快,仅仅只是轻轻撞上了松本润的后背。

转身,对上后面人的眼睛“那个......新年快乐!”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呢,润君,新年快乐!”樱井翔没想到今年第一个恭贺新年的竟然是松本润,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睡觉时,因为客房没有整理好,所以松本润让樱井翔在自己房间打地铺睡,松本润转身看着床边已经熟睡的人,突然心生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是错觉吧......想到这,松本润熟睡过去。

 

 

因为新年放假,所以樱井翔并没有先去找老板说明事情经过,松本润表示理解,毕竟在新年的时候给老板扫兴那是找死啊!

“呐,润君,这几天放假,我们一起去旅行好么?”

“旅行?可是就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能去哪里啊?”本来想拒绝的松本润看着樱井翔kirakira的眼睛,还是放弃了。

“去千叶怎样?离东京也进,我有朋友在那里住,也方便住宿”

“千叶啊……也好啊~我也有好久没有去游玩了,整天都在工作,出去散散心也不错!”松本润想想,自己旅游的次数少之又少,小时候孤儿院没有钱放假时只能去公园玩,后来工作了搬离孤儿院后,朋友也很少,自己一人也不是很想去旅游,偶尔去的几次也是因为工作原因。

“啊!太好了!润君,你现在去准备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说着樱井翔很高兴地跑回了一早被松本润收拾好的客房。

“嗯……”看着樱井翔像风一样消失在门后,松本润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这么高兴么?唔……自己好像是蛮期待的。

跑进房间的樱井翔,打开电脑,查找着千叶的资料,并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带着恋人会老家的相叶雅纪和他老婆,哦,是男朋友二宮和也窜通着口供,并一再嘱咐,今后几天相叶雅纪不许以“相叶雅纪”的名字出现在松本润面前。得到对方为难答应的回答,樱井翔才安心挂电话,计划着5天的旅行,‘松本润,这次我樱井翔是认真的想要给你幸福,所以,你一定会是我的!’

第二天一早,樱井翔就把还在睡梦中的松本润拉回现实,带着松本润坐上松本润的爱车,开车踏上去千叶的旅程。一路上哼着小曲很高兴地樱井翔,想着早上偷偷亲吻松本润的一幕,想着压着起床气瞪自己一眼去洗漱的松本润,嘴角不自觉的又上扬了几分,果然我家润最可爱了!

看着身旁不知为何有点高兴过头的人,松本润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自己副驾的位置,为什么自己的车自己不能驾驶啊!!!不想去打扰身旁人的好心情,不是怕破坏樱井翔的好心情,而是看到樱井翔那kirakira的眼神的自己绝对会拿对方没办法!于是,松本润闭眼,睡觉,至少还能睡2到3个小时。

到达千叶,樱井翔把正在补眠的松本润叫醒,进了一家还不错的旅馆,樱井翔告诉松本润,这个房间是他在千叶的朋友帮他们订的。于是到达千叶的第一天,樱井翔带着松本润拜访了他在千叶的好友二宮和也和佐佐仓溜,松本润看到散发着甜蜜气氛的两人,就猜到二宫和佐佐仓是一对恋人,本身对同性恋不反感的松本润觉得这对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有一点松本润觉得很奇怪,好像那个叫二宫的叫佐佐仓的名字有点不太习惯,总是先发出“ma”的音之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说出“溜”这个名字,而每当这时,樱井翔像是害怕自己发现一样,等着二宮和也,而这时二宫眼神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松本润觉得他们绝对有事瞒着自己,而面对才刚认识2天的樱井翔和刚认识的两个人,松本润也不好去质问什么。总之,松本润感觉到佐佐仓和二宫是很好的人,也很好相处。

来到千叶的第二天,樱井翔带着松本润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松本润感觉到樱井翔绝对是做了很多功课,想起原来昨天他这么快地回房间原来是为了旅行做功课,想到这松本润有点想哭,原来被重视的感觉是这样啊。

接下来的几天,樱井翔带着松本润几乎把千叶好玩的地方游了一边,松本润觉得这几天是他这二十几年过得最开心的几天,‘真想要永远这么下去’这是松本润这几天埋藏在心里的想法。

从千叶回到家,松本润和樱井翔就回各自的房间睡觉了,毕竟旅游是好玩但也是很耗体力的。第二天松本润去公司上班,樱井翔去公司说明情况,当晚上松本润下班,看着鞋架旁边的happy企业的箱子,里面应该是樱井翔的私人物品,还有樱井翔坐在沙放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樱井翔周围散发着浓重的失落的气息,松本润就猜到,果然是因为自己的冲动,樱井翔没了工作。走到沙发前,松本润拍了拍樱井翔的肩膀,低下头鞠躬说“翔君,真的很抱歉!因为我使你失去了工作!”

“啊,没关系,也不全是因为润君,我也有原因啦,而且我们老板就因为这点事把我辞了,也不顾我这几个月表现的有多好,是老板不懂得珍惜人才啦!”听到松本润道歉的樱井翔慌忙抬头安慰着松本润。

“哦,但是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到工作的!今后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真是的,明明是自己的错,竟然被受害人安慰了,松本润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无能。

“那……我让你和我交往,你愿意么?”这句话樱井翔说的很小声。

“什么?翔君你说大声点。”

“啊,没事,那我们去吃饭吧!这么晚了,也不可能做饭了!”现在告白还不是时候。“啊,对了,老板说给相叶先生道歉我们不用去了,老板会另找人去。”

“哦……”刚刚樱井翔在说什么?总觉得有点奇怪,松本润想问樱井翔,但是看着兴致勃勃去换鞋的樱井翔,松本润不忍心让樱井翔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又不开心。

接下来一段时间,樱井翔和松本润的同居生活过得还算圆满,松本润也渐渐习惯做饭做两人份,每天和一个人说说笑笑讨论者吃什么,放假去哪里玩,看着对方吃饭时塞得满鼓鼓的脸颊,说着‘好吃’的语句,松本润觉得心里很满足,这样的生活,是被称为“家的感觉吧?”松本润坐在沙发上,看着樱井翔刷碗的背影,突然冒出‘真想永远和樱井翔生活在一起’的想法,松本润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慌忙跑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自己房间的们,松本润趴在床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想要和樱井翔在一起……想着樱井翔的笑脸,因为吃自己做的饭满足的表情,温柔听自己抱怨公司里的琐事,和自己一起去超市买菜,偶尔自己撒个娇会宠溺地看着自己的樱井翔,想着樱井翔找到工作就会离开,想到不能和樱井翔生活,松本润眼泪流了出来,‘我也许喜欢上樱井翔了?!’想到这的松本润猛然从床上做起来,打开门,看着洗完碗正在放围裙的樱井翔,松本润得出‘自己不是喜欢上了樱井翔,而是爱上了樱井翔,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自己竟然离不开樱井翔’的结论。

“润君,怎么了?直愣愣地看着我?我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有问题。我们看电视吧!上次录的交给岚的元旦SP还没看呢。”被发现的松本润慌忙这个理由坐在沙发上,稍微别过头,不能让樱井翔看到自己脸红。

“恩,好……”樱井翔看了眼行为奇怪的松本润,在放录像带时,转头看到松本润红着的脸颊,樱井翔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是时候告白了呢!

电视里放着什么,松本润根本就没心情看,满脑子想着‘樱井翔对自己是什么感觉。’

“润君,你明天晚上有空么?”

“啊?”突然听到樱井翔的声音,松本润吓了一跳。

“就是问你明天晚上有空么?”

“明天晚上?有空啊,怎么了?”不敢看樱井翔的眼睛,松本润完全是低下头说的话。

樱井翔像是没有发现松本润异常的样子,“那就好,明天我的生日,为了感谢润君收留我,我明天想请你吃饭,离开公司时,老板给了我一些工资。”

“什么?明天是你的生日?!你不早说!这让我怎么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啦!”明天是樱井翔的生日!原来1月25日是樱井翔生日!对于刚认清自己感情的松本润来说对方的生日是个多么重要的日期啊!

“我不需要礼物,只希望那时候不论发生什么,我说了什么,润君可以生气,对我发脾气,但是润君不要离开我,并且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么?就当我生日礼物了。”

看着樱井翔真挚的眼神,松本润点了点头,答应了,‘到底是什么条件?要对我说什么?’松本润想问樱井翔,但是不敢问,害怕得出的结果是樱井翔要离开自己,就算是只剩一天也好,松本润想要呆在樱井翔的身边。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松本润很早就起来了,打开门,发现桌子上已经有一人份的早餐,旁边有个小纸条,松本润拿起来,上边工整地写着[润君,我出去有事,晚上我会来接你一起吃饭!樱井翔留]翔君的字真好看,这是松本润的第一个想法,‘不对不对,是应该想樱井翔去了哪里?难道是找到了工作?今晚算是分居宴?’抱着这个想法,松本润吃完了早餐去上班,并且一天心思都没在工作上,心情忐忑地想着今晚也许是樱井翔住在自己家的最后一晚。

迷迷糊糊地到了下班时间,松本润急忙收拾好东西,快步走到了公司楼下,‘早死早超生’这是松本润一天下来得出的结果。出了公司门,发现樱井翔靠着豪华的轿车,身着名贵的西装,戴着墨镜,这个人散发着高贵的气息,‘这还是我认识的樱井翔么?我不会眼花了吧?’松本润惊讶地看着樱井翔说不出话。

看到松本润的樱井翔,走到松本润身边,拉起松本润的手,把松本润塞进轿车,给松本润系好安全带,之后等待松本润缓过神来。

终于反应过来的松本润,看到自己已经在车里面,转头问樱井翔“这……这是怎么回事?”

“润君,你先什么都别问好么?到时候我会全部招供的。”

“恩……”

一路上两人什么也没有说,樱井翔安静地开着车,松本润多少猜到樱井翔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骗自己的,这个人出身绝对不简单。松本润等着樱井翔的解释。

到达目的地,松本润抬头看了饭店的名字,sakura么?是happy公司的附属饭店,转头看了看身旁的人,对方好像明白自己的疑惑,神秘一笑,拉着自己的手走进饭店。

进入大厅,就看到正对门口的液晶屏上放着自己的照片,看有些是偷拍的,有些是那次和樱井翔去千叶的照片,之后进入一个包厢,就看见满地的气球,桌子上有一个生日蛋糕,走进生日蛋糕,上面写着,‘樱井翔爱松本润,请松本润和樱井翔交往!’的字,松本润心里很感动,原来自己不是单相思,但是,看了看周围的场景,现在首要做的,是把全部的事搞清楚。转头,看着樱井翔,示意请樱井翔解释。

遵从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法则,樱井翔解释道“其实我是happy公司的老板,一年前去hope公司和你们社长兼我的好友的大野智商量合作问题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你工作的身影,认真努力的做着事,不会随便对下属发脾气,还有你微笑的样子,深深吸引了我,我就这么单恋了你。本来想立刻去追你,却被大野智制止了,他说他不想让这个令人心疼的下属伤心,所以,要我想清楚我是不是认真的。于是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确定我的心,确定自己是认真的想给你幸福,想要和你在一起时,就决定去追你,但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所以就一直在暗处看着你。后来在跨年那天在街上无意间看到你,看着你落寞的背影,我不想让你再这么孤独下午,所以决定,就算是一点点,也想要给你些许温暖。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

听了樱井翔的话,松本润深吸一口气,慢慢从震惊中缓过来,心里除了愤怒外还有点开心,原来樱井翔从一开始就是认真的,原来樱井翔单恋自己1年,“那,红酒和调酒工具?”

“红酒和调酒工具确实是真的,红酒是我从二宮和也那用3年的游戏资金换回来的,而调酒工具是从他男朋友,相叶雅纪那借来的,啊,相叶雅纪就是佐佐仓溜,去千叶时怕你发现就求相叶暂时用佐佐仓溜这个名字。”说完后樱井翔小心翼翼地看着松本润的表情。

我就说那天见他们这么奇怪,原来还有这一出,松本润抬头看着樱井翔,真想揍他一拳,但是,舍不得。

看着松本润愤怒的表情,樱井翔怕松本润就此不理自己急忙说“润,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不要离开我好么?昨天我让你答应一个条件作为生日礼物,我希望,就算不能交往,润你也不要不理我好么?”

看着樱井翔一脸歉意和真诚,松本润笑了,骗自己什么的不生气是假的,但是自己不想要错过这个机会,这个让自己幸福的机会,松本润也知道,自己离不开樱井翔,所以,气是要生的,但是,不代表不答应交往啊,“我不答应。”满足地看着樱井翔失望加伤心的表情,继续说“我们都交往了,还有什么不理你的!”

樱井翔的表情由悲变喜,抱住松本润说“太好了!我以为我会就此失去润呢!我真的是离不开润了!”

被爱着的人抱着的感觉是这么的好,松本润回抱着樱井翔,在樱井翔耳边说“话还没说完呢,虽然交往了,但是气还是要生的,明天,你给我搬出我的家!”

“什么?润,不要,我错了,你不要赶我出去啊!”使出绝招,kirakira地看着松本润。

被樱井翔看红了脸,松本润连忙走到蛋糕前抓起一快蛋糕砸到樱井翔的脸上,“快吃你的蛋糕吧!之后回家收拾行李!”

看着松本润羞红的脸,樱井翔笑了,嘛,就算是搬出去,我还会回来的。“恩!好!”

 

吃饭时,樱井翔总是看着松本润,弄得松本润只能低着头吃着饭,叫对方不要看自己,却得到‘润真的是太好看了,看多少遍都看不够!’的回答,弄的松本润脸更红了。

吃完饭回到家,松本润急忙冲回了房间,真的是太害羞了!刚想要关上门,却被樱井翔的手阻止了,“润,不要躲着我啊!明天我就要搬走了,今晚让我好好看看润,毕竟刚刚开始交往,我们要甜蜜啊!”

松本润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放下关上门的手,转身坐到了床上,只顾害羞的松本润当然没有注意到樱井翔瞧瞧锁上门的手。

樱井翔坐在松本润身边,低声在松本润耳边说,“润,我可以吻你么?”

听到这话的松本润身体一颤,纠结要不要答应,如果答应了,那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松本润自然猜得到,都是大人了,不是不可以,只是松本润知道自己的脸实在是太红了,再这么下去,真的是太丢人了!

没有等松本润纠结完,樱井翔就吻上了期待已久的唇,恩…..一如想象中的甜,松本润双臂环上了樱井翔的脖子,得到应允的樱井翔,展开了更加猛烈地攻势……

 

关灯,二人激/情一夜……(在这里插话,我是真的想写H,但是无从下手啊!于是就放弃了T T米娜桑,真的抱歉,我自己pia我自己!)

 

第二天一早,松本润从睁开眼,转头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人,想起昨晚的一切,幸福地笑了,这个人,是自己一直找的人吧,可以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

“润这么早就醒了?”刚睡醒的樱井翔就看到松本润一脸幸福的看着自己。

“恩……翔,你能听我说说么?”

“什么事?说吧,我会认真听着的。”

“我啊,从下就被父母抛弃,被送进孤儿院,对于父母的记忆真的很少啊,虽然孤儿院的人对我很好,但是从来没有家的感觉,从小我就渴望想要个家,步入社会,工作后,就一直想找那个能让我感到家的温暖的人。后来,遇见你,一起生活,我发现,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轻松很快乐,是我从来没有的感觉,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当认清了自己对你的感情,我并没有逃避,想着只要呆在你身边就好。所以,就算知道你是设计和我同居,但是,只要知道你是真心想要和我在一起就够了,所以,就算是对你骗我生气,我也会想要和你一直在你起。”

听着松本润好似说着别人的事一样说出小时候的经历,樱井翔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樱井翔决定要一生守护着松本润,轻声说“润,今后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松本润看了眼樱井翔认真的脸庞,真的是好帅的人,低下头小声说“如果翔想住在这里的话,就不用搬走了。”

“什么?!润,你再说一遍!”樱井翔听到自己的赦免令,兴奋地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只说一遍,听不清你就走吧!”松本润把脸埋进了樱井翔的胸膛,真是的,自己说的让他走,却因为不想离开他又让他留下来,真是丢死人了!

“不要,我不要走!以后润赶我走我也不走!我要赖在润的身边!”

听到这话的松本润满足地笑了,幸福,原来就这么简单。

 

                                                     End

    

                                                      2013.01.27

 


评论
热度(18)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