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他与他【翔润】

翔润第一篇BE(未成)番外HE了

==================================

上 

 

 

“你这个小毛贼敢偷本大爷的东西!真的是不想活命了!”

正准备踏入尚德酒家的樱井翔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扰了兴致,皱了皱眉头,天子脚下、光天化日还有人敢偷东西?偷东西就算了,还打扰了自己的兴致,真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樱井翔打开了扇子,对身边的仆人说:“李子,走我们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是,少爷。”虽然很好奇一向不喜欢问别事的少爷怎么突然有了兴致去看热闹,但是李子并没有询问,乖乖地跟着少爷身后走,毕竟从小就接受伺候樱井翔要万分小心的教育。

拨开人群,樱井翔看到地下躺着一个贼眉鼠眼的人,而这人胸上被一只脚踩住,使他动弹不得,因为阳光反射,樱井翔有些看不清这脚的主人的面貌,用扇子遮住太阳,看清那人的面貌时,樱井翔愣住了,这个少年,长得真是俊俏。

“大爷大爷,我不敢了,求您放过我吧!”小贼求饶道。

“放过你?!别想,跟我去官府!”说这少年抓住小贼的衣领,把小贼从地上拽了起来,说着就要把他拽走。

“呀!”小贼不知从哪里使出的力气,推开少年,转身逃走!

“喂!站住!”少年稳住身形,正要追上去。

见势,樱井翔收起扇子,一个轻功到达小贼面前,趁小贼没反应过来,把小贼放倒在地上,“想跑哪?”

这时少年跑了过来,“啊!多谢兄台相助!”

“没事,这人打扰了我的雅兴,所以我也想抓住他呢。”

“发生什么事了?”官差到了。

“哦。官差大人,这个小贼投了这位兄台的东西,还妄想逃走,刚刚被我们抓住。”樱井翔把小贼拽起来。

“是么!那这个小贼我们带走了!”说着官差抓住了小贼。

“那辛苦官差大人了。”说着樱井翔对官差拱手行了个礼。

看着走远的官差,少年转身对樱井翔说,“我叫松本润,敢问兄台大名?”

“我叫樱井翔。”樱井翔看着唇红齿白的少年,近看更好看了。

这年,樱井翔与松本润初识,樱井翔十七岁,松本润十六岁。

 

“什么!翔你竟然是当今皇上的弟弟!樱王爷?!!!”松本润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神情自若的人,眼睛瞪得贼大贼大的。

“恩,小润不要这么惊讶。”樱井翔看着反应如此大还这么可爱的人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还不要这么惊讶!我们一起闯荡江湖一年了!我才知道你是朝廷中人!”松本润看着眼前轻笑的人,背叛感由心而生,真想把樱井翔一口咬死。

“你没问我,我就没有说啊。”无辜地看着松本润,“难道我是朝廷中人小润就不愿意和我一起闯荡江湖了么?我……”

“翔,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太惊讶了而已,不论翔君是谁我都会和翔君一起闯荡江湖的。”松本润看着快要掉出眼泪的樱井翔心软了,而且交人是交心不是交身份不是?

“我就知道小润最好了!”樱井翔立即上前抱住松本润,就知道他受不住自己的苦肉计。

“好了,翔不要抱这么紧啦,快要喘不过气了。”松本润语气中有些无奈,怎么一年了还不知道樱井翔最大长处是苦肉计?但是对于樱井翔可怜兮兮的小鹿般的眼睛自己是最受不了了。

“不要,我要抱够小润!”樱井翔继续死皮赖脸。

听到这话的松本润脸不禁的红了起来,没有说话任樱井翔抱着自己。

这年,松本润知道了樱井翔的身份,樱井翔十八岁,松本润十七岁。

 

“小润坚持住!我们会逃出去的!”森林里,樱井翔背着松本润飞快地跑着。

“翔,丢下我,你一个人走吧,不然后面的人追上了……”松本润轻声说着。

“闭嘴!松本润,我不需再听见你说这句话!我不会丢下你的!就算被追上了,我也会拼死带你逃走的!

“翔,不要这样,我这么重的伤也……”

松本润话没说完,樱井翔突然停下了脚步,打断了松本润,“不许你继续说下去!小润我会带你逃出去,之后医好你的,在此之前你给我坚持住!不许你说这种丧气的话!”

松本润听后轻轻的笑了,“嗯,知道了,翔,带我走吧。”

樱井翔继续向森林出口跑着,松本润轻轻在樱井翔背上说道,“翔,真的谢谢你呢,跟你闯荡江湖这几年,我总是闯出各种大大小小的祸端,而翔非但没有说我什么,而且会帮我摆平祸事,保护我脱离险境,真的很感谢翔呢。”

“嗯,小润不要说话了,保存体力,要感谢我的话,就坚持住,之后等你好了我们继续闯荡江湖!”

“嗯”

“小润?!小润?!”

好像听见了翔的声音?松本润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了樱井翔模糊的脸庞,已经担忧的眼神,“翔?”

“小润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我去叫大夫!”说着樱井翔就要向外走。

松本润伸出手拽住樱井翔的衣摆,“翔,那之后怎么样了?”

樱井翔回过身摸了摸松本润的头,“那之后我背着你逃出了森林,已经快筋疲力尽了,还好我的家臣感到把我们救了起来,现在我们在镇上的客栈,放心没人追杀我们了。”

“嗯,那就好。”知道樱井翔没事,松本润也就安心了。

这年,松本润跟着樱井翔闯荡江湖三年,第一次经历生死,樱井翔二十岁,松本润十九岁。

 

“小润,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湖边,月光下,樱井翔真挚地看着松本润,说出了埋藏心底已久的话。

一瞬间,松本润犹豫了,这个人的身份,“可是,你是王爷啊。”

“王爷有什么可在意的?我要的是我们能够在一起!”樱井翔语气霸道,却没失温柔。

“我……”松本润有些慌了,不是不想答应,相反,松本润喜欢樱井翔很久了,但是他们都是男的,而且樱井翔身份高贵,而自己只是在江湖混的那些所谓的不三不四的人啊。

“我只要知道小润是不是喜欢我?”樱井翔决定慢慢引导松本润,刚刚是太着急了。

“嗯,我喜欢翔。”松本润点了点头。

“这不就行了?”樱井翔抓住松本润的肩膀,逼使他看着自己,“只要我们相爱就可以,什么世人眼光、身份地位,这些只是那些低俗人在意的,我们在意的是我们是否在意就行了!小润,我们在一起吧!”

听到樱井翔的话,松本润湿了眼眶,“嗯!”

“小润答应了!真是太好了!”樱井翔开心地抱着松本润。

松本润任着樱井翔抱着,红着脸趴在樱井翔怀里。

这年,松本润终于和樱井翔在一起,樱井翔二十一岁,松本润二十岁。

 

 

 

“小润,你的梦想是什么?”床事后,樱井翔抱着因为先前的运动身体有些发热的松本润问。

“我的梦想啊…..嗯…..”松本润想了一下,抬起头继续说,“从小我就梦想着和心爱的人闯荡江湖,之后累了就隐居山林,过着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说着这些话的松本润表情里充满了向往与幸福。

“是么,小润,对不起,不能让你过着这样的生活。”樱井翔有些愧疚地抱紧了松本润。

“不要这么说,我和翔也是一起闯荡江湖啊,而且不是隐居山林也没关系,只要能和翔在一起,我就是最幸福的呢。”怕樱井翔责怪自己,松本润急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那我要更加地疼小润呢!”说着,樱井翔亲了下松本润的脸颊。

夜晚,樱井翔看着松本润的睡颜,满脸愧疚轻轻地说着“对不起。”早已熟睡的松本润并未听见,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

这年,樱井翔与松本润正式住进樱井府,樱井翔二十三岁,松本润二十二岁。

 

“小润,我要回宫了,皇上紧急召见我。”樱井翔有些为难地说,本来在江南游玩的好心情就这么被那该死的皇帝打扰了。

“是么?那翔快点去吧。”松本润心情有些低落,明明才到江南。

“小润,对不起,等事情处理完了,我们一起去边塞玩好么?”樱井翔满脸的愧疚。

“嗯,那就说好了!翔,快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玩几天就回去!”松本润理解樱井翔的为难,给樱井翔一个安心的微笑。

“那小润要好好玩!有什么事就让影侍通知我,我会很快赶到的!”樱井翔有些不放心松本润,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是他们两人一起出去,而且以松本润性格,每次出去不惹点什么事他就不是松本润。

“好啦,知道了!翔快走吧!”松本润对于樱井翔的唠叨,既开心又有些不耐烦。

不放心看了眼松本润,樱井翔骑着马走了。

独自游玩的松本润遇到了此生最大的转折点的人,他就是小栗旬,当今的宰相,皇上的心腹。后来松本润想,那天如果跟着樱井翔回去,那是不是后来不会发生那些事,最后松本润想,没有这些如果,就算逃了这一次,他还是会想法设法让自己遇上小栗旬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年,小栗旬对松本润一见钟情,樱井翔二十四岁,松本润二十三岁。

 

“王爷,皇上这次真的是想法设法要致您于死地啊!”正要把熬的粥端给正在书房做事的樱井翔的松本润,刚到门口就听见李子担忧的声音,松本润停下推门的动作,躲在门外偷听。

“作为臣子,皇上要我死,我不得不死,更何况他是我哥哥,为了保住地位,把我这个最大的威胁清除掉也是应该的。”

“可是,王爷您明明知道是小栗旬在皇上面前进言才使您兄弟关系破裂!明明您为了朝廷为了皇上做了这么多的事,皇上却相信了小人之言,王爷您没有不甘么?”李子急切地说道。

屋外的松本润身形愣住了,小栗旬?原来小栗旬是朝廷中人,他要害翔?松本润皱着眉头。

屋内又传来樱井翔的叹息声,“能没有不甘么?但是又有何法?我只能听从皇上的意愿啊。”

“王爷,您何不……?”

“李子!不许你乱说!我没有那个心!”樱井翔有些微怒地打断了李子的话。

李子要说什么?翔会这么愤怒?难道是……?松本润不敢往下想,敲了敲门。

“谁?”传来樱井翔的声音。

“翔,是我,我给你端粥来了。”松本润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小润啊,进来吧。”樱井翔原本紧绷的声音缓和下来。

进屋后,松本润为了不让樱井翔发现异常,低着头从樱井翔身边经过,把粥端到桌子上后,就想立即离开,却不想被樱井翔抓住胳膊,惊讶地看着樱井翔,心,有些慌。

“小润,发生什么事了?”樱井翔有些担心地问。

“没有什么事,就是一个不想打扰翔做事。”松本润慌慌张张随便找着理由。

“没事,我已经办完事了。”知道松本润撒谎,樱井翔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继续询问松本润,看了眼李子,“李子,你先下去吧,不要再提那事了。”

“是,少爷。”说着,李子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看到人已经走了,樱井翔笑着对松本润说,“小润,你为我喝粥吧~好累!”

听到樱井翔说好累,松本润心一抽一抽的,暗暗下了决心,去找上次陪自己游玩的小栗旬,轻轻端起了粥,“嗯,我喂你。”

看着脸有些红微红的松本润,樱井翔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了,润,真是可爱呢。

第二天,松本润去了小栗府,找到了小栗旬,想要问清关于樱井翔与皇上的事,却被硬拉去游玩,却并未跟松本润解释任何有关樱井翔的事。

但是当被小栗旬频繁邀约到烦的松本润被再次带进小栗府时,不祥的预感由心而生,努力忽视这种感觉,对于小栗旬,一阵日子相处下来,松本润还是觉得小栗旬是何意交往的朋友。松本润错了,被下了药,浑身无力地被带入小栗旬的房间,被这个伪君子压在身上,嘴里不停地叫着‘翔,救我’,却是白费力气,在昏过去之前,并没有人来救自己。半夜艰难回到樱井宅时,看到在自己床上睡着的樱井翔,松本润终于忍不住,留下了眼泪,轻轻躺在樱井翔旁边,尽量使自己不要发出声音,闭上眼,现在的松本润,好脏……

这年,一出戏终于拉开了序幕,樱井翔二十五岁,松本润二十四岁。

 

“小润,最近怎么在躲着我?”对与松本润的异样终于忍不住的樱井翔问正在写字的松本润。

松本润的手抖了一下,努力使自己声音毫无异常,“没有啊,翔,是错觉吧。”

“小润!”樱井翔急了,强行扳过松本润的身子,使松本润面对自己,“你是我的爱人,你有什么异常我怎么不知道?自从那夜你晚归之后,就在有意无意躲着我,虽然床事也做,但是却有着丝丝反抗,我一直等待你主动说出来啊!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翔……”眼泪从眼眶流了下来,松本润以为自己装的很好,却早就被发现了异常,“翔,我好脏……”

“润?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不要这么说自己,小润一点都不脏,发生了什么事给我说说好么?”看到松本润的眼泪,樱井翔的心软了下来,轻轻抱住颤抖的人。

“翔,我……”松本润流着泪哽咽地把那晚的事告诉了樱井翔,“所以,翔,我好脏,如果翔不要我,我现在就走,这样的我配不上翔啊!”

樱井翔听完后,慢慢地抚摸着松本润的背,“小润一点都不脏哦,那是小栗旬可恶,不论什么样的松本润都是我樱井翔最爱的人,所以小润不要说离开的事,也不要说配不上我,松本润一直都是樱井翔的宝贝,所以是樱井翔配不上松本润哦。”

“翔,不是的,是我配不上翔……”松本润拼命在樱井翔肩膀上摇着头,眼泪浸湿了樱井翔的衣服。

“不要这么说,小润,对于樱井翔来说,樱井翔永远离不开松本润,所以,小润不许这么贬低自己哦!”

“翔……”感觉到樱井翔的真心,松本润哭的更厉害了。

“那小润不要说那些话了哦,永远呆在樱井翔身边吧!”樱井翔真诚地看着松本润的眼睛。

这年,樱井翔解开了松本润的心结,彼此的感情更深了,樱井翔二十六岁,松本润二十五岁。

 

 

“少爷,这样做真的好么?”本想敲开樱井翔书房门的松本润听见了房内李子的声音,停下动作,好奇心驱使,偷听下去。

“什么?”

“松本少爷的事,那晚小栗旬的事,少爷明明在小栗府看见小栗旬把松本少爷扛进房间,却不去阻止。”

门外的松本润惊讶地说不出话,身体僵住。

“为什么要去阻止?这是我想要的效果。”樱井翔声音没有一点感情。

“但是少爷那晚明明那么悔恨,不停地在砸墙,那时,少爷明明……”李子并没有往下说,那时少爷的神态,是那么的悔恨那么的落寞。

“李子,不要说了,我也是没办法,我爱润,但是我却只能利用润,设计让小润和小栗旬认识,去吸引小栗旬,趁机找机会比小栗旬下台,只有这样我才能除掉皇上的心腹,得回原本属于我的王位。”樱井翔声音听起来万分无奈。

门外,得知真相的松本润哭了出来,为了不发出声音,拼命地捂住嘴,好冷……

“可是,这样松本少爷也太可怜了。”

“我永远不能忘记当今太后设计陷害母后,迫使我失去太子之位,母后因此上吊自杀,我要为母后报仇,所以我要夺得王位,逼迫当今皇上退位!我要让那女人知道,我的复仇不论是多少年都会完成的!”樱井翔有些激动,转而却发出叹息声,“我知道这是委屈了小润,所以,今后得到王位后我会加倍疼爱小润的。”

门外,松本润听不下去,急忙跑回自己房间。松本润躺在床上,任由眼泪流下,掉落在枕头上,原来一切都是樱井翔设计好的,那我们相识,也是不是他设计好的?樱井翔到底爱不爱自己?是不是那些对自己说的话,那些爱都是假的?松本润不敢再想了,松本润怕,怕想到最后的那个结果,松本润怕自己承受不了,所以宁愿不去接着想。

第二天中午松本润才从睡梦中醒来,望着桌子上早已凉了的饭菜,松本润苦笑了一下,不知道昨晚樱井翔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偷听,伸手捂住自己胸口,默默发誓,‘既然翔想得到王位,那么我就尽一切努力让他得到,谁让他是松本润一生中最爱的人呢。’

同是这年,松本润知道了一切,却还是愿意去帮樱井翔得到王位,樱井翔二十六岁,松本润二十五岁。

 

松本润接近小栗旬的次数越来越多,随之樱井翔的脸越来越黑,樱井翔不明白为何松本润肯忘记或者说不在意那点事,和小栗旬频繁接触,但是樱井翔却也任松本润和小栗旬接触,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机会,据影侍汇报并没有发现松本润和小栗旬有任何过于亲密的举动,樱井翔也就放心了许多。

终于在放松小栗旬警惕下,松本润成功制造了小栗旬和敌国通信的证据,并让樱井翔的手下找到,樱井翔上报于皇上,小栗旬虽私通敌国罪但念在往日有功只是背叛革职。在小栗旬离开京城的前一天找到了松本润。

“润,可以这么叫你么?”

对于小栗旬,松本润满心愧疚,点了点头,“嗯。”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润接近我的目的,但是我愿意放任润去做,对于润我是真心的,那晚我用错误的方法得到润后一直很愧疚,在润再次接近我我很高兴,不论有何目的,只要是润想要的我都会给润,所以,润也不要觉得抱歉,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小栗旬好像知道松本润想的什么,在走之前想让松本润好受一些。

“旬,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但是为了翔,我做什么都愿意。”

“你明知道是樱井翔的陷阱还往里面跳,为了樱井翔值得么?”

“值得!就像你为了我什么都不要一样,为了所爱之人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着意志坚定的松本润小栗旬放弃了带松本润走的想法,叹了口气,“那润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樱井翔的话,来我身边好么?”

松本润一怔,并没有说话,松本润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离开樱井翔,只是,松本润没想过去找小栗旬。

明白松本润的意思,小栗旬握紧的拳头又松了下来,自己也该放弃了,“那,润一定要好好的。”

“嗯,你也是。”

“再见。”说完小栗旬转身离开。

望着小栗旬的背影,松本润咬了咬唇,“再见。”再也不见。

这年,松本润帮樱井翔除掉了小栗旬,樱井翔二十八岁,松本润二十七岁。

 

松本润会认识当今圣上大野智真的是纯属意外,告别小栗旬有段时间成功解脱对小栗旬愧疚的松本润准备去有名的茶馆和高手会会棋艺,没想到和自己对战的这个跟传说中的包黑炭一样黑的人竟然事皇上,在得知这人是皇上时,松本润原本贼大贼大的大眼睛一下子变成了豆豆眼,‘我这叫好运还是霉运?当年抓个小毛贼碰上那个让自己深陷泥沼的王爷樱井翔,现在下个围棋遇到自己一直想认识的皇上大野智,老天你这是想早完成愿望点让我离开樱井翔么?’想到这,松本润的情绪瞬间低落。

看着这个得知自己身份的人从刚开始惊讶到高兴再到若有所思到现在的低落,大野智不得不感叹这人的情绪起伏状态都可以去上台演戏曲了,“那个,我介绍完了,请问兄台尊姓大名?”

“啊,在下松本润,没想到您竟然是当今圣上,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被大野智拉回神智,赶忙做自我介绍。

“松本兄啊,不要这么客气,我觉得和你挺投机的所以才愿意透露身份,如果这么做使你感到有压力的话,那真的是我的错啊。”

“不不,到没有什么压力,只是过于惊讶罢了。”松本润确实没有想到这么温和的人会是当今圣上,也不忍心去做接下来的计划,但是为了樱井翔,松本润愿意抛弃自己的良心。

越和大野智相处,松本润受良心的折磨越厉害,松本润知道有些事不能拖太久,越久疑点就会越多,况且松本润怕自己经受不住良心的谴责,必须给樱井翔制造机会篡位,这样,或许自己才能早日解脱,从名为对樱井翔的爱中解脱。

当下定决心的松本润去皇宫找大野智时,却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被这个总是发呆看似没什么心眼的皇上识破了,松本润本以为自己会死的很惨,却没想到从大野智口中听到了不可置信的事实。

“小润啊,不用担心,我不会治你罪的,相反我正等待这一天的到来,把皇位还给翔。”

“为什么?”

看着松本润瞪大眼睛,满眼的不可相信,大野智苦笑了一下说,“记忆中,儿童时光里除了母后和父皇就是翔了,我从小就喜欢翔呢,但是当母后害死翔的母后,我就知道我和翔的关系从此破裂,没来及萌芽的种子被我深深埋藏在心底。那天知道你是翔的爱人,我就想要接近你,想要知道什么样的人能让翔这么着迷,原本强势的性格变得温和许多,自从接触你我才明白,我和你不一样,翔会喜欢你却永远不会喜欢我,我也就死心了。等待着翔的棋一步步下,故意使自己满盘皆输。这个皇位本来就是翔的,我本应还给他。”

“智……”松本润没想到大野智从始至终知道一切,也没想到大野智这么爱着樱井翔,和自己一样傻,为了樱井翔愿意把一切都给他。“可是,你今后怎么办?”

“润不用担心我哦,我早已把母后安排出宫了,而且我早也备好足够的盘缠,供我和母后花的,今夜我就出宫,皇上大野智从此失踪,我并无子嗣,翔就能顺利成章地坐上皇位。而且我本身也不适合当皇上,我宁愿隐居山林钓鱼作画,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大野智一脸轻松。

松本润看着大野智的神情,由心羡慕他,想通了一切,之后过着理想的生活。

“对了,今天见小润就是为了把这个玉玺还有圣旨交给小润,小润你把圣旨给郑公公,他从小跟着我,明白我的意愿一定会帮翔坐上皇位,把玉玺交给翔,告诉他要做个好皇帝,还有,告诉他要珍惜身边人。”

“是。”松本润手里拿着这两样沉重的东西,看着大野智,对方清澈的眼睛中写满了解脱,对着大野智笑了,“智,一定要幸福!”

“嗯,小润,你也是。”摸了摸松本润的头,大野智离开了这个困了他几十年的牢笼。

松本润拿着玉玺交给樱井翔时,并把大野智留给樱井翔的话告诉他,樱井翔只是稍微惊讶,在外人看来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但是松本润却知道接过玉玺的樱井翔眼神中的悲伤,松本润明白了,或许樱井翔曾经喜欢过大野智,樱井翔知道大野智的想法,但是却从未说出,也从未给大野智任何承诺。

事情正如大野智所料,郑公公帮助樱井翔坐上皇位,并没有大臣反对,因为大部分的大臣早已被樱井翔收买,而民众也没有反对樱井翔的继位,他们知道樱井翔会是个爱民的好皇帝就够了。

这年,大野智的成全,松本润的帮助,樱井翔终于坐上皇位,樱井翔三十岁,松本润二十九岁。

 

松本润并没有跟樱井翔一起进宫,一切都已经完成,松本润知道自己改功成身退了,松本润明白樱井翔爱着自己,只是松本润也明白自己不想被关在那个华丽的牢笼,而且回想曾经的一切,松本润也累了,是时候离开了,自己只要知道樱井翔平安就好。

阳光明媚,是个出行的好天气,松本润在房间内看着手中的玉佩,这是樱井翔给自己的定情信物,那年,松本润二十岁,樱井翔二十一岁。

“小润,这个给你!”

“好漂亮!这个玉佩是……”松本润接过雕工精致的玉佩,在樱花的正中间上面刻了个‘樱’字。

“这个是母后给我的,是当年父皇给母后的定情信物,我把这个给小润,今后我只爱小润一人,好好地疼小润的!”还是年少的樱井翔说这话的时候脸有些微红。

“嗯,谢谢翔。”脸通红的松本润把玉佩挂在腰间,抬起头,感动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闭上眼轻轻吻上樱井翔的唇。

樱井翔轻笑加深了这个吻,小润,我真的好爱你。

想到这些的松本润强忍住眼泪,把玉佩放在桌子上,在纸上写下几个字,用玉佩压住,之后毫无留恋的起身离开,亲手关上与樱井翔相交的门。

当樱井翔上完朝像往常一样来到松本润的房间劝松本润和自己一起住进宫去,站在松本润门外,樱井翔心猛跳了一下,相似感觉到异常,猛地推开松本润的房门,微风拂过脸颊,房内并无一人,樱井翔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给松本润的玉佩,拿起玉佩,看到玉佩下面的纸上就写了几个字,轻声读出来,眼泪随之流下,“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年,松本润离开了樱井翔,樱井翔三十一岁,松本润三十岁。

 

皇宫,樱井翔独自一人站在大殿上,孤独感充满着内心,手中拿着松本润留给自己的最后几个字,与玉佩,眼泪早已干涸,眼神空洞地望着那个曾经梦寐以求的皇位,就算得到天下又如何,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相守才是最令人寂寞的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樱井翔疯狂地笑着,悔恨啊,悔恨,当初不应该设计让小栗旬认识松本润,樱井翔宁愿回到那年,樱花树下,定情信物,吻着松本润,甘愿做王爷,不去实行什么狗屁计划!

突然想起,

“小润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是和心爱的人闯荡江湖,之后累了就隐居山林。”阳光下松本润的笑得好看。

樱井翔小心地把纸折好和玉佩一起放进胸口,转身离开了这个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地方。

这年,樱井翔离开了皇宫,让位给葉王爷相叶雅纪,踏上了寻找松本润的道路,樱井翔三十四岁,松本润三十三岁。

 

樱井翔一生寻找各处山林,想要找到隐居的松本润,而松本润一生只居住在一座山中,樱井翔却从未踏足过那里。

有人说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樱井翔与松本润此生早已,缘终,曲散。

 

========================== end============================

                   2013.0512

 

番外之另一个世界

 

最近松本润经常做一个梦,一个已经好几年没有做的梦,梦中自己穿着古时的衣服,少年的自己和樱井翔相遇,之后和樱井翔相爱,之后在一起,之后遇见小栗旬,被小栗旬压在身下,每当梦到这里松本润总是会惊醒,所以接下来的故事松本润从未梦见过。

记得刚开始梦见这梦是自己进入杰尼斯后在练习室第一次遇见少年樱井翔的当天夜晚松本润开始做这个梦,却只是梦见了梦中的两位少年相遇。后来的几年松本润断断续续地做着这个梦,好像是叙事故事一样一次次重复开头,一次次到某一处醒来,到出道后这个梦又停止了出现在松本润的梦中,或许正是因为这过于真实的梦境,使松本润对于樱井翔的感情一点点变质,当意识到时,松本润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樱井翔,苦恼中的松本润开始一点点逃离樱井翔身边,直到那年拍极道鲜师遇到小栗旬,松本润又梦见了后续,因为梦中的小栗旬所作所为,使那时的松本润和小栗旬针锋相对。本以为梦会继续做下去,却停在了少年从小栗府回到樱井府的镜头,到极道鲜师结束后,松本润再次停止了做这个梦。

又开始做这个梦是松本润和樱井翔交往几年后,那日VS岚录制结束,面对樱相kiss,明知道是为了节目效果,但是末子二人还是决定给自家相方小小的惩罚,其惩罚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享受一周没有小攻吵着做XXOO的日子。也就是那日开始,松本润开始重复做这个梦,总是在梦到小栗旬惊醒,使习惯后的松本润越来越想知道后续是怎样。

这天,松本润在家看每周一的news zero,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感叹着果然还是精英翔最帅了。或许是最近行程太累的原因,总是会等看完news zero后去厨房做夜宵等樱井翔回家的松本润却在news zero的直播途中睡着了。梦中,松本润又再次看到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同叫松本润的少年,还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梦境,本以为会在那个地方再次醒来,没想到却看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后续。看着梦中的松本润对樱井翔的付出,看着如今好友小栗旬甘愿为松本润付出离开,会梦到大野智,松本润确实惊讶不已,但很快恢复了淡定,继续作为第三者看着梦中人物的悲欢离合,当梦的最后,松本润离开,樱井翔的寻找无果。梦醒,眼泪浸湿了头下的抱枕,松本润睁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电视里的村上信五,心却没有放在节目上,脑海里全部都是梦中的喜与悲。

“咔嚓”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熟悉的声音传入松本润的耳中,“润,我回来了!”

在沙发上愣神的松本润终于被唤醒,急忙起身跑到玄关,“翔,欢迎回来。”

“润,我饿了。”樱井翔装作可怜兮兮地摸着自己的肚子。

“不行,马上要上剧了,还有果上半身的镜头,健身减肥!”松本润才不会说自己因为那个梦忘记了做宵夜的事,况且这也是正当理由为他好啊!

“润~”小鹿般的kirakira的大眼睛。

“不行!”不理他,回卧室,“洗完澡睡觉!”

“唔……嗯。”今天润好奇怪,以前就算上剧也会给自己做夜宵的,看着紧紧关上的卧室门,小声嘀咕,“润,我饿。”T T

靠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松本润笑了,嘛,不管这个梦了,现在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幸福就行了!

洗完澡,樱井翔擦着头来到床边,轻声对看似睡着的松本润说:“润,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

松本润不甘心地睁开了眼,“每次都会被翔猜中。”

“傻瓜,每次我想要做ェロ的事,润都会装睡。”

“翔,今天就别做了好么?”做完那个梦,松本润感觉身体像是耗费掉所有精力一样,好累。

“那,润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晚的润有些不正常。”

看着樱井翔的眼睛,松本润心里很满足,这个人真的是很了解我呢,对樱井翔眨眨眼,“才不告诉翔呢!”

看着松本润调皮的反应,樱井翔也就放心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润什么时候想告诉我再说吧,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诡异地笑了一下,想了一下新剧吉本荒野的设定,“那,松本润同学是要选择另一个喽,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俯下身,欺上松本润的唇。

轻轻推着樱井翔的胸,“樱井森赛,今晚就……”话没说完,松本润就被樱井翔彻底夺走话语权。

轻声在松本润耳边低喃,“润,今晚由不得你。”

松本润红着脸闭上眼,慢慢迎合樱井翔的吻。

 

情事过后,樱井翔对怀里的人说,“润,不管发生什么,我一辈子不会放开你的手!”

松本润轻声笑了,就算不说,樱井翔也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呢。轻轻点点头,“嗯,我也一辈子不会离开翔的。”

松本润不是没有听过前世姻缘或者那些所谓的平行世界,关于这个过于真实的梦,是松本润和樱井翔的前世姻缘还是平行世界的他们都不重要了,只要现在的松本润和樱井翔的手紧紧相握就够了。 

                                                           end

                                                         2013.05.15

 

评论(1)
热度(9)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