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夏目友人帐中的一个故事改编【翔润】

又一遍BE未成,后篇是樱井翔的育儿经。

===============================

  萤火虫【翔润、改编】


 

 

松本润是个妖怪,本体是萤火虫,一直都生活在小河边的树丛中,几百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一直看着自己的朋友慢慢死去,看着小河边的住户换了一家又一家,松本润只能每天寂寞的躺在树丛中,偶尔去给那些看不见自己的人们捣乱,看着人们惊慌失措的样子,这是松本润唯一的乐趣。

当小河边的旧房子消失,慢慢变成那些人类所说的‘别墅’后,松本润突然开始好奇,搬来的人类是什么样的。也就是因为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好奇心,在别墅住进人一个星期后,松本润趁着黑夜瞧瞧地溜进别墅的花园里,松本润忘记了,人类是看不见妖怪的,所以就算是白天正大光明的站在人类面前都没关系。

正当松本润欣赏着花园里一些自己从未见过的花时,突然感觉后面有些不对劲,有道奇怪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心想又是哪个妖怪捣乱不耐烦地转过身正想破口大骂时,进入松本润视线的是看起来大概十一二岁的人类小孩,‘他能看见我?还是错觉?’松本润故意往右边的花丛方向走了几步,发现那个小孩的眼睛还是一直看着自己,松本润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信自己的嗅觉没有出问题,上前走了几步到达小孩的面前,“喂,小孩!你是人类还是妖怪?”

听了松本润的话,小孩有些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头,好像是良好的教养使小孩还是有礼貌地回答松本润,“我叫樱井翔,是个纯血统的人类,另外,看起来你应该比我小,对我叫小孩很没礼貌啊。”

“切,我又没问你你的名字!”白了樱井翔一眼,松本润暗自庆幸自己的嗅觉是正常的,想起来现在自己是变成初中生的样子,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面前的人,“我是妖怪啊,你怎么可能看得见我?”

被问到这个的樱井翔眼神瞬间变暗了许多,坐在身旁的台阶上,用手托着下巴,“我啊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呢,那些恐怖的,好看的东西,我都能看到。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别人和我一样都能看到这些东西,可是随着时间的改变,才明白原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这些,但是等发现这些时一切都太迟了呢,被同学排挤欺负,一个人过了十三年,前段时间父母带我去看阴阳师才明白,原来我有能看见妖怪的灵力,有些小孩因为这个能看见妖怪。”

“那你会一直有灵力么?”对与樱井翔的经历,松本润能体会到樱井翔的痛苦,这种被迫一个人生活在世界的痛苦。

樱井翔摇了摇头,“不知道,阴阳师说有的人到了成年后灵力就会消失,有的人一辈子都会被这种痛苦困扰着。”

“这样啊……”看着樱井翔的侧脸,有着不属于小孩的悲伤的表情,“那我今后就保护你怎样?不被那些妖怪骚扰!”松本润知道,有些妖怪很变态的,如果知道樱井翔能看见他们,不知道会怎样折磨他。

“哎?!!!”听到松本润的话,樱井翔惊讶地转过头,“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样话的妖怪呢!好多妖怪知道我能看见他们要么追着我跑,要么说要占据我的身体,你,是第一个愿意听我说话说要保护我的妖怪!”

看着樱井翔瞪得贼圆贼圆的眼睛,松本润“噗嗤”笑了出来,“翔君,你好可爱!”之后如预料中看到对方有些惊慌的表情以及有些微红的脸颊,松本润轻咳一声,“我啊,了解你的痛苦呢!所以,就算是一点,能使你感到不是那么孤独就好了。”

“那么我也要保护你!”

“唉?!!!”从樱井翔的眼睛里,松本润知道他是认真的。

“忘记告诉你,那时阴阳师要我留下来学习除妖,我没有同意,于是阴阳师就教给我一些除妖术用来防身,所以,如果你有困难我也可以帮你哦!”像是想起了什么,樱井翔突然抓住松本润了的肩膀。

松本润被樱井翔的举动吓得瞪大了眼睛,“发……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松本润被惊吓的表情,樱井翔才发现自己吓到对方,赶紧放下手,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后脑勺,“抱歉啊,我就是忘记问你叫什么了。”

看着樱井翔有些笨拙的道歉的动作,松本润捂着嘴笑了出来,“没事,这样的翔君真的很可爱!”抬起头,看着星空,‘名字啊……多久没有提起了呢?都快忘记了呢’松本润闭起了眼睛努力地想着自己的名字。

看着闭上眼睛的松本润,樱井翔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只知道现在不能打扰对方,于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等待松本润开口。

 

“呐,以后你就叫松本润怎样?”河边,一个看不清长相的少年对自己说。

啊,想起来了,曾经身边有个立誓成为阴阳师的少年呢,后来这个少年突然消失了,对了,这个少年好像和樱井翔长得很像呢。那么,我是叫松本润么?那个少年叫什么呢?好像想不起来了呢……嘛,算了。

睁开眼睛,松本润笑着对樱井翔说,“润,我叫松本润。”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的眼睛,“你流眼泪了,为什么?”

“眼泪?”松本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啊,真的是湿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想起了名字激动的吧!”

“小润啊,你要多笑笑,抒情真的不适合你的包子脸。”

“喂!谁准许你叫我小润的!不论怎样,我比你大多了吧!”这个人怎么自来熟啊,真怀疑这家伙有童年阴影这件事。

“噗……但是,你现在的身材看起来就是比我小嘛!而且……”

“而且什么?!”看着樱井翔憋着笑的脸,松本润感到这家伙下一句绝对没有好话。

“而且小润傲娇的样子也好可爱!”

“樱井翔!”用手拍了下樱井翔的头,松本润转过脸不去看樱井翔,知道现在的自己脸颊很红,松本润撅了撅嘴,自己做了几百年的妖怪真的是白做了,只是被说了一下心脏就跳得好快,脸还会红。

两人像是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聊了好久,无所不谈,樱井翔告诉松本润他所知道的世界的样子,以及各种好玩的事,而松本润完全从刚开始小瞧樱井翔变成一脸崇拜地听樱井翔说着自己不知道的事。

“小翔!该去睡觉了!”

“恩!知道了!”樱井翔回答着。

“刚刚是谁的声音?”

“是妈妈,叫我去睡觉,明天要开学了。”

“这样啊,那再见。”松本润语气充满了失落。

抓住正要离开的松本润,看着松本润惊讶的脸庞,樱井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后你和我一起住吧!反正我的父母又看不见你,如果你没什么事也陪我一起去上学怎样?”

看着立在那里的松本润,樱井翔以为对方不会答应,“如果不行也没有关系,只要小润能偶尔来一次陪我说说话就行……”

“你,不怕我会害你么?”

“不怕啊,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和你认识了好久一样,而且从第一眼我就知道小润是不会伤害我的,你是好的妖怪!”松本润低着头,樱井翔看不出对方的表情,只能用尽自己所知道的的语言来告诉松本润自己是诚信希望对方和自己一起的。

松本润没有回答樱井翔的话,他现在没办法回答对方的话,已经哭得很惨的自己根本说不出一个字,只能用力点了点头表示接受樱井翔的提议。

“那你是愿意了?!”看到对方又点了点头,樱井翔很高兴,走上前想去拉起松本润的手,却发现对方颤抖的肩膀以及滴落在草地上的眼泪,急忙抬起松本润的脸,擦着对方一直不断涌出的眼泪,樱井翔有些着急,“小润,怎么了?如果不愿意就不要答应了!我不逼你,你不要哭啊!”

松本润摇了摇头,“不是的,翔君真的是傻瓜!不怕我会伤害你!真的是好久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以前能看见我的人只有阴阳师想要收服我,我只能逃跑,而好多妖怪都不愿意亲近我!”

听完松本润的话,樱井翔抱住松本润,拍着对方的后背,语气尽量显得温柔,“那么今后我会对小润很好哦!不会让小润再受委屈的!”

在樱井翔的怀里,松本润哭得更厉害了。

 

那夜,樱井翔和松本润睡在一个床上,当樱井翔睡着时,松本润趁着月光好好研究着对方的脸庞,“怎么看都不像开学上高中的人!”想起刚刚自己问樱井翔为什么他看起来像是初中生的样子,对方突然很激动地告诉自己他是晚生长的那类人,高中后绝对会变高的!想到这松本润转过头闭上眼睛,嘴角勾起好看的笑容。

 

 

 

意料之中樱井翔的父母并没有发现松本润的存在,而樱井翔也是尽量装作身边没有人一样继续过着看似普通的生活。

松本润每天跟着樱井翔上学,对人类的学习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于是在答应樱井翔不要捣乱的情况下,松本润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参观了樱井翔的学校,来到很新鲜的地方,不捣乱的话,那就不是被众妖怪称为小恶魔的松本润了,松本润明白恶作剧搞得太大的话被樱井翔发现就会完蛋了,于是决定远离樱井翔去给高二、高三的学生来点恶作剧。所以,最近在高二、高三的学生中流传着,XX的课桌上被画了不知什么文字的东西,XXX上课回答问题后突然落空坐在了地上,其板凳竟然莫名其妙放在了门后面,XXX上厕所时被反锁,等等一系列的传言,有人说是有同学的恶作剧,有人说是学校有鬼,总之有段时间高二高三学生中人心惶惶,当然这一切也传到了正准备进入学生会的樱井翔耳中。樱井翔想起每次问松本润有没有捣乱,他那闪烁的眼神说着“没有”,明明松本润活得比他还长,但是每次说谎话都会被樱井翔看穿。樱井翔拿着入学生会申请书轻声笑了笑摇了摇头,回家再找他算账吧。

会到樱井翔房间内,松本润总觉得气氛不对劲刚想着溜走去河边散步就被樱井翔抓住手臂被逼迫站在了樱井翔面前。

“最近高二高三前辈们之间流传的那些谣言是你做的吧。”肯定的语气。

“呃……”松本润没想到会被发现,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凭着傲娇的本性,松本润还是装作无辜地回答,“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你们学校有别的妖怪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这道对方会这么说,樱井翔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能做出这种恶作剧的妖怪只有小润你了啊!”

被发现的松本润吐了吐舌头,“没办法啊,我很无聊又不想打扰你学习就只能去捣乱了。”松本润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几天的时间樱井翔就这么了解自己。

听到松本润的话,樱井翔低头沉思了一会,确实,整个学校除了妖怪就自己能看到松本润,自己学习时就会冷落对方,或许是寂寞的时间长了的松本润更怕寂寞,“要不要我教你认识日文,这样无聊时可以看书打发时间啊。”

“真的?那真的太好了!快点教我!”说着松本润搬着板凳坐到了桌子旁边。虽然松本润活了几百年,但是对于人类的字的认识却少得可怜。

看着松本润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自己,樱井翔宠溺地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发,怎么活了几百年的妖怪比自己还幼稚许多。

多亏樱井翔教松本润认字,松本润整天沉迷于与文字打交道,没有时间去恶作剧,那些恶作剧的谣言也慢慢消失,成为了樱井翔所在的高中十大谜团之一。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很快,樱井翔已经高三了,一切好像并不像当初樱井翔与松本润想象的那般会危险重重。虽说好多妖怪不是很友好,有的妖怪甚至瞧不起与人类在一起的松本润并且去欺负松本润,每当松本润招架不住时,樱井翔总是能适时地出现赶走那些妖怪。

本以为会一直平静下去,只是没想到小镇旁边的山中的一个妖怪想要得到樱井翔,吸取樱井翔的生命从而得到樱井翔的灵力。松本润从路过的小妖怪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决定拼尽一切来保护樱井翔。

最近的松本润很奇怪,松本润一连几天一直紧紧地盯着樱井翔,不去研究文字,一直盯着他,樱井翔都觉得自己快被盯穿了,终于,一天夜里,樱井翔忍不住了,做完作业就问站在自己身后一直盯着自己的松本润,“小润,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啊,怎么了?”松本润认为不能让性格有些胆小的樱井翔知道这事,在现在的松本润的概念里,会恐高的人都胆小。

“我总觉得最近小润有些怪怪的,平时我在学习时你总会缠着我教你很多东西,最近几天你什么也没做就只盯着我看啊。”

“都说了没什么事了!”无视樱井翔想要继续询问的眼神,松本润拿起自己的小本子装作继续研究文字。

“小润?”对方没有理自己,樱井翔只能耸了耸肩坐回椅子上背书。

 

过了几天,那个妖怪还没有来,樱井翔也没有什么异常,正当松本润认为那几个小妖是在给自己开玩笑想要放松警惕时,在一个巷口中,一团黑雾出现在樱井翔与松本润的眼前,正当松本润想要施法赶走黑雾时,黑雾趁着樱井翔被吓到还没有反应过来包围了樱井翔,松本润拼命地叫着樱井翔的名字想要冲进黑雾想把樱井翔救出来,但是被黑雾中的一只手推了出来,当松本润起身想继续救樱井翔时,黑雾已经带着樱井翔飞向森林深处。

松本润只能凭着黑雾残留的气味在森林里寻找樱井翔。天渐渐黑了下来,松本润越来越急,越来越无助,越来越害怕樱井翔已经被杀了。森林里的湿气越来越重,许多喜欢夜间行动的妖怪开始出来活动,松本润加快了脚步,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终于在森林深处的一间破房子外嗅到了樱井翔的气味以及一股令人恶心的恶臭味。松本润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恶臭味松本润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了前方发着微弱的光芒,直觉告诉松本润樱井翔就在前方,于是松本润没有多想,急忙跑向了光亮的地方。

到达光亮的地方,樱井翔果然就躺在那里,松本润蹲下把手放在樱井翔脖子上,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昏过去了。”

松本润抱起樱井翔想把对方抬走,前面一团黑雾突然出现,渐渐幻化成人形,“松本润,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被挡住了去路,松本润没好气地问对方。

“我么,我是来把你吃掉的妖怪!xixixixixi……”妖怪的笑声令人发寒。

“原来你不是找翔君的,你是想利用他把我引到这里来。”

“当然,我要这个灵力没多少的人类有什么用,像你这样修行几百年的妖怪才能增强我的妖力。”

“是么?那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我的妖力了!”说着松本润把樱井翔放到了角落,避免一会儿的战斗伤害到对方。

“呦!口气还挺大啊!不过你也不看看这周围的黑气是什么了!这些黑气可以是我的妖力增强几十倍!”

“不自量力!”说着松本润向对方发出了攻击。

其实松本润知道不自量力的是自己,不是正在和自己打斗的妖怪,眼看着局势一点一点偏向于对方,松本润只能越来越无力地招架着,就算是死,也要把樱井翔带出去!

“啊!”松本润被打倒在墙边,看着对方向自己攻来,松本润无力反击,“翔君,抱歉。”说着闭上眼,准备接受死亡。

 

 

“啊啊啊啊啊啊!!!!”

耳边传来凄惨凄惨的叫声,松本润睁开眼睛,刺眼的光线使得松本润遮住了眼睛,通过手缝,发现眼前的妖怪面目狰狞地慢慢消失,而周围的黑气也随着渐渐消失。松本润皱着眉头想着是谁这么好心地帮他们。

“小润,你没事吧?”

前面传来有些虚弱的声音,‘刚刚的是翔君?’带着疑问,松本润起身慢慢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看清了眼前的人,松本润确定,刚刚杀死妖怪的是樱井翔。“翔君,刚刚是你做的?”

“恩,用了阴阳师交给我的符咒,真的很耗费体力呢!”樱井翔感觉头晕目眩,双腿发软。

看着脸色发白的樱井翔,松本润想要带着樱井翔飞回家,可是现在已经重伤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施法带着樱井翔回家。

“润,我们回家吧!”樱井翔伸出了手,笑着看着眼前皱着眉头的人。

看着樱井翔的笑容,松本润把手覆盖在樱井翔的手上,和樱井翔肩并着肩走出了破房子。月光照亮了森林小路,嘛,月光这么漂亮,走着回家也是一种情趣呢。

 

或许是因为使用符咒耗尽了樱井翔的灵力,或许是阴阳师所说的‘时间到了’,总之是那夜过后,樱井翔再也看不见松本润了。刚开始,樱井翔以为松本润只是回河边修养并没有在意,可是一天过后,樱井翔发现自己看不见任何奇怪的事物,一切好像变得正常了,樱井翔着急了,跑到河边拼命地叫喊着松本润的名字,可是并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微风拂过脸颊,樱井翔仿佛感到松本润的手在擦拭着自己的泪水。

樱井翔失落地坐在河边,对着眼前的空气轻轻说道,“小润,我知道,你在我的身边。抱歉,我看不到你了,你的伤还好么?我……”我喜欢你,这几个字樱井翔说不出口,樱井翔怕自己说出口会吓跑松本润,樱井翔私心地想着,就算不能看到松本润,但是能感到松本润在自己身边就好。

 

“翔君?翔君?怎么不理我?”看着樱井翔正常的穿衣、吃饭、上学,丝毫没有受自己声音的影响,松本润明白了樱井翔是看不到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明白这点的松本润只能无助地看着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正常的生活,松本润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失落与伤心。

在一天后松本润跟着突然发疯似的找自己的樱井翔来到河边,看着很少流泪的人为自己流下了眼泪,松本润明白了,原来樱井翔没有忘记自己,自己对他来说也有一定的分量,走上前,轻轻帮樱井翔擦去了眼泪,知道对方听不见,还是对对方说着,“翔君,别哭,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对樱井翔来说那些看见妖怪的事好像一场梦,关于松本润,好像是过于真实的幻想,樱井翔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这些真实的感受使得樱井翔记得这一切曾经发生过,松本润曾经曾经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生活过。

 

毕业后,樱井翔考入了庆应大学,在去东京之前,樱井翔去小河边想跟松本润道别。在河边,樱井翔并没有感受到松本润的气息,正当失落时,樱井翔遇到了一个人,一个笑起来很温暖的少年。

“你就是樱井翔吧?”

“是啊,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

“我叫相叶雅纪,是一个叫松本润的妖怪告诉我你的名字的。”

“唉?!你认识小润?!!!”樱井翔有些激动地抓住了相叶雅纪的肩膀。

“樱井君,你先放手啦!”

“啊,抱歉!”意识到自己失态,樱井翔连忙松开了手,“你是怎么认识小润的?”

“其实我也能看见妖怪呢,会遇到润君是偶然啦,那天我和nino,nino就是我身边这只柴犬,叫二宮和也。我和nino去森林里散步,无意间看到在大树下默默擦眼泪的润君,就去询问润君发生了什么事,刚开始润君有些抵抗我,不过后来润君说感觉我是好人就告诉了他和你的故事了。听说你要离开这里去东京了,我无论如何也想要在你离开之前让你和润君再见一面,所以就来找你了!”

“如果有方法我就设法和小润见面了呢,可是我问过阴阳师了,我已经失去了灵力,所以没有办法再看见小润了。虽然我能感受到小润就在我身边,我是我看不见他,听不见他的声音,我没办法告诉他我喜欢他。”

看着樱井翔悲伤的表情,相叶雅纪感同身受,“我明白樱井君的感受呢。”对着樱井翔惊讶的表情笑了笑,相叶雅纪继续说道,“我对小和也是这种感情呢,那时跟小和告白时,小和逃走了呢,我费尽好大力气找到小和,把小和带回自己身边,在找小和的那段时间,那种痛苦的心情,我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可是你就不怕你以后和我一样看不到妖怪了么?”

相叶雅纪摇了摇头,“因为我出生在阴阳师世家,这辈子我都能看到妖怪,所以不怕这些。”

“那你的寿命这么短暂,而二宫君却……”樱井翔并没有继续往下说。

“当初小和就是因为这个才从我身边逃离的,不过后来我们想通了,这辈子我们在一起,无忧无虑地在一起,等我死后,小和会忘记一切回到他原本的地方。”

看着有如此大的决心的相叶雅纪,樱井翔默默低下了头,如果换成自己和润,会有这么大的决心么?想起松本润的笑容,樱井翔望向天空,换成我们一定也有这么大的决心吧!

最终,樱井翔把一封信交给相叶雅纪,让相叶交给松本润,信的内容充满了了樱井翔对松本润的爱意与不舍,虽然无奈,但是樱井翔还是说自己会记住这份爱恋,也希望松本润不要忘记,好好记住这份爱,之后认真地过完接下来的人生。

 

夜晚有些微凉,樱井翔在河边漫步,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见不到松本润,樱井翔也没有回来的想法。

 

远处,松本润站在树下看着樱井翔的一举一动,身旁站着相叶雅纪和化成人形的二宮和也。

“果然我想再让他看见我一次。”松本润对着身旁的人说。

“哎?!可是这样你就会很快死去!”相叶雅纪觉得这样做真的很不值。

“去吧。”二宮和也支持松本润的做法,毕竟自己很了解松本润的感受。

“小和……”相叶雅纪看了眼二宮和也想上前抓住正要离开的松本润。

“雅纪,不要阻止,同身为妖怪,我明白润君的感受。”二宮和也抓住相叶雅纪伸出去的手。

知道二宮和也什么意思,相叶雅纪只能看着松本润变成萤火虫向樱井翔飞去。

 

在河边慢慢行走回忆着与松本润之间发生的事的樱井翔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一只萤火虫慢慢接近。

“润……”轻轻念着着对方的名字。

“翔……”

虽然声音很细微,但是樱井翔确定自己是听见了松本润的声音,抬起头四处张望着,最后发现手指上落下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樱井翔想起萤火虫是松本润的本体。

“润!你是润!”确定的语气有些颤抖。

松本润并没有回答,而是飞到了樱井翔的耳边,对樱井翔说着。“翔,我也喜欢你哦……”说完,就飞向森林深处。

“润!”看着萤火虫渐渐飞远,樱井翔并没有去追,这是松本润对自己的告别。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樱井翔没有想到,在得知松本润心意的时刻就是他告别的时刻。

 

后来樱井翔就再也感受不到松本润的气息,后来樱井翔从相叶雅纪那里得知原来松本润再次变成萤火虫的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后续

 

升入大学的樱井翔还是忘不了和松本润那段还没有开始的感情,不是不打算接受一段新的恋情,但是在身边的追求者中,樱井翔找不到与松本润初见时内心的那种悸动。

大一的某一天下午很早放学,樱井翔早早回到自己所租住的公寓,发现公寓门口有一个小篮子,走上前去看,发现篮子里躺着一个婴儿。

“哪个父母这么缺德,自己的小孩都不要!”

蹲下来戳着婴儿的脸蛋,发现婴儿对自己笑,“这么可爱的婴儿,被抛弃多么的可怜啊!”樱井翔抱起婴儿,发现在婴儿的身下有张字条,樱井翔拿起字条念起上面的文字,“从孤儿院为你领养的礼物。”樱井翔可以想象出自己脑后有多少条黑线,这字迹,明明就是某个笨蛋阴阳师的!

把婴儿抱进房间里放到床上,樱井翔仔细观察着婴儿的相貌,眉眼间有点像润啊……

突然发现婴儿脖子上有个小小的印记,樱井翔低下头仔细观察着,“是萤火虫!”樱井翔惊呼。看着婴儿的睡颜,樱井翔笑了,原来……

樱井翔突然想起那天夜晚,有个声音对自己说,“翔,我也喜欢你哦,所以我下辈子一定要做你的恋人。”

看着窗外的太阳,樱井翔伸了个懒腰,一会儿出去买育儿书还有婴幼儿用品吧!

 

                                                        End

                                                    2013.08.31


评论(1)
热度(12)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