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梦醒(翔润)

又一篇BE未成(果然我是舍不得BE啊

这文的灵感应该是看一篇野神文被虐的激发出来的

============================================

看着坐在对面一脸严肃的樱井翔,松本润感觉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或许是关系到人生的大事。

“昨天父母给我安排了相亲对象,虽然有些仓促,润,我要结婚了。”樱井翔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

松本润看着对方的眼睛,确定没有一点玩笑之意后,“是么,那也就是说我们要结束了。”

“润……”松本润的冷静在情理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却让樱井翔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我们的家人会答应我们在一起的前提条件就是如果我们之间有一方必须要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立刻分开,从一开始就注定我们不会永远在一起,只是这一天来得有些措手不及罢了。”

“润,对不起。”

“翔君,不要说对不起,我们都不想让对方当父母心中的不孝子不是么?只不过是翔君先结婚了,我不久后或许也会结婚的。”

松本润想起樱井翔的母亲,自从答应他们在一起后,比以前更加地温柔地对待他,樱井翔的父亲更是会关心他的工作,和他讨论各种事情,舞和修更不用说了,更加地缠着他,樱井翔的家人简直把他当亲儿子看待了,松本润很感谢樱井翔的家人和自己家人的宽容和理解,现在,他们让他和樱井翔放手,他怎会说不。

“润,我爱你。”樱井翔抱住了松本润,此时除了我爱你,樱井翔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话,一遍一遍地说着我爱你,想要把一辈子的份都说完,但是却感觉怎么说也不够。

“翔君,我也爱你。”紧紧回报对方,松本润闭着眼睛认真听着对方的一遍一遍的我爱你,之后深深印在心里,这种语气,这些话语,要用一辈子去回味。

松本润拉着樱井翔做到沙发上,左手和樱井翔的右手十指相扣,松本润可以感觉到樱井翔指尖的力度,已经开始发白的手指骨节分明,松本润细细端详着樱井翔的手指,就是这只手曾经无数次地牵着他,使他不再迷失方向。

“呐,翔君。”

“嗯?”

“我决定了,今后我的孩子,男孩叫翔,女孩的话……”想着女孩子叫松本翔会不会太难听了?松本润思索了一下,“就叫翔子好了。”

“那我的孩子不论男女都要叫润。”

“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订娃娃亲?”

“不论男女?”

“嗯!不论男女!”

“那如果我们的孩子不喜欢对方怎么办?”

“那就遵从他们自己的想法,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经历我们这种事,我希望他们能够永远幸福快乐,和最爱的人在一起。”

“好,那就说好了。”

这些对话听起来是那么的甜蜜,但松本润和樱井翔都感觉到,吐出的每一个文字仿佛是一个个的刺,深深的扎在他们的心上,之后带着血的刺穿破心脏,进入血管中,流遍全身也狠狠地扎穿全身每一个地方,难以忍耐的疼痛,却要在对方面前露出笑脸,这笑容不知道有多么的难看,多么的无力。

“润,我们做吧。”

“好。”

这一夜,他们做了不知多少次,在床(翔润)上一遍一遍地律(翔润)动,舒缓的,激烈的,累了停一会儿再继续,天空开始微微泛白,他们再无任何力气,之后相拥而眠。

 

第二天,樱井翔睁开眼睛,看了眼墙上的时钟,11点,对于作息一向规律的樱井翔很少会起这么晚,但是樱井翔却很享受,仔细观察着怀里人的睡颜,浓密的眉毛,深刻的轮廓,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有些厚实的嘴唇,微微泛红的脸颊,一切一切都要深深刻在心底。

“翔君?”松本润揉着眼睛,发现樱井翔直勾勾地眼神,不禁红了脸,想起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后的早晨,睁开眼后樱井翔也是这样看着自己。

“润,我以前应该再多多这样看着你的,现在怎么看也看不够。”

“又不是说今后又不能见面了,别忘我我们都是嵐,还要和另外三个人一起做唱歌跳舞,一起开con,一起做番组,一起拍杂志,还可以一起做很多事呢。”

“但是……”樱井翔想说,我们可以牵手可以拥抱,但是不可以亲吻,不可以做恋人间可以做的事,不可以逾越那条线啊。

“翔君,不要想那些了,现在是最重要的。我去做饭,你先收拾东西吧。”虽然樱井翔没有说出来,松本润也还是知道樱井翔想什么,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啊。

“嗯。”

这个房子樱井翔和松本润一起租的,当他们两人都没有行程的时候,哪怕是仅仅一天,他们也会在这个房子里渡过,他们都是个子有自己的公寓的,平日里工作繁忙的时候,都是回到自己的公寓住,所以这间房子里他们的东西特很少,除了一些必备的洗漱工具,就是一些换洗的衣服和一些小摆设,家具什么的都是房东事先摆好的,当初他们决定租住这里,也是为了今后分开只需要收拾衣物就可以了。

收拾东西的樱井翔不禁苦笑,从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些,但是自己还是陷得越来越深,这个爱巢,真的不想离开啊。樱井翔突然想起相叶雅纪问过他‘住在这个从一开始就注定不是你们的家有什么意义?’那时樱井翔只是笑而不语,樱井翔想现在他可以很明确地回答相叶雅纪了,有意义,很有意义,多亏了这里,这些满载的回忆会让他回味一生终不后悔。

早就做好饭的松本润整理着属于自己的物品,和樱井翔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走马灯般从脑海里掠过,松本润突然想起二宮和也说过‘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这明明是变相的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们却还是这么高兴,这有什么意义啊!’现在松本润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二宮和也有意义,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创造的无数个记忆,可以支撑他渡过接下来注定乏味无趣的下半辈子。

早饭+午饭中,他们如往常一样,分享着各自工作中的趣事,如果忽视掉竖立在门旁的两个行李箱,这番景象依旧是樱井·松本家的日常。

饭后,樱井翔和松本润把钥匙从钥匙圈上卸下,松本润把钥匙交给樱井翔,樱井翔出门到楼下找房东以“住处被粉丝发现”为由还了钥匙,作为给房东添了麻烦的补偿樱井翔并未要回提前支付的半年的租金。

临走前,他们最后看了一眼住了几年的家,之后一起关上了家门。

樱井翔开车送松本润回公寓,一路无言,樱井翔专心开车,松本润则仔细地看着樱井翔开车时的样子,或许今后旁边的座位的主人要换成一位温柔娴淑的女子了吧。

 

终于到松本润公寓的停车场,靠着有些昏暗的灯光,樱井翔停稳车,却没有说一句话。

松本润自然知道到达自己公寓了,自己的车也就停在旁边,松本润抿着嘴唇,不想下车。

松本润和樱井翔都知道,如果松本润下了车,那么一切也就真正地结束了,所以他们没说一句话,就任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

“润,到了。”最终还是樱井翔说出了决定性的话语。

“翔君,我……”松本润本来想潇洒点的,可是到最后,松本润明白了,自己做不到,说出的话已经哽咽了,眼睛开始湿润了,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泪水滴到手上,松本润看不清自己的手上有几滴泪水。

“润,抬起头看我。”

松本润抬起头,看到的是樱井翔有些模糊的脸,想用手擦干泪水,但是却越擦越多,松本润在心底骂自己没用,明明是最后可以好好看樱井翔的机会,为什么会看不清对方。

“润……”

“唔……”

樱井翔拿掉松本润的手,吻上了松本润,但是并没有深入,仅仅是唇与唇的相贴,樱井翔感觉到泪水从脸颊划过,樱井翔品尝到了苦涩的味道,分不清是谁的泪水。

不知过了多久,不舍的慢慢离开对方的唇,樱井翔用右手抚上松本润的脸颊,轻轻擦掉对方的泪水,“润,不要哭了。”

松本润用右手做着和樱井翔一样的动作,“你也是,不要哭了。”

“润,最后我们笑一个吧,用最美的笑容告别。”

“嗯!”

用手狠狠地擦掉泪水,啪啪脸颊,闭上眼睛回忆起最幸福的事,绽开笑容。

“润,再见。”

“翔,再见。”

再见,我的爱,这次或许真的是再也不见了。

 

“最近真的很热啊!”

“夏天嘛,给你水。”

松本润从樱井翔手中接过瓶子,凉气从手心直入心脏,好舒服!对着樱井翔笑了笑,松本润转过头继续看着正在拍摄中的门把们。

松本润和樱井翔已经分开一周了,他们之间相处还是和从前一样自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只有成员们知道,一个星期前,樱井翔和松本润突然宣布分手,他们还未从震惊中恢复,经纪人就接着说樱井翔会在近期结婚,请成员们做好保密工作。二宮和也、相叶雅纪、大野智在听到这两个爆炸性的通知后,不知作何反应,看着一脸平静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的樱井翔与松本润,三人明白翔润两人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且做出了选择,就算他们三人觉得多么的心疼,多么的想去劝解也是无用,只能默默守在他们两人身边。

一个镜头拍摄结束,相叶雅纪跑到二宮和也身边,把冰水递给二宮和也,“kazu,你说为什么他们两人会这样?”

“会什么样啊?”二宮和也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樱井翔与松本润,真不知道他们两人怎么想的,都分开了还跟没事人一样,相处模式还和以前一样,不对,二宮和也否定了‘和以前一样’的想法,樱井翔与松本润之间确实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即使是那么微小的不同,一向敏感的二宮和也还是看出来了。

“明明好好的,为什么会分开,为什么他们的家人不认可他们啊,明明他们都这么努力证明了。”相叶雅纪看向樱井翔与松本润所在的方向,相叶雅纪想要为他们做些什么,但是却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无力地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伤的满身是血直至麻木。

“傻瓜,像我们这样会被家人接受并且很乐意看着我们在一起的家庭是少之又少啊,世上大多数的人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恋情的。”所以我很感谢理解我们的家人。

“我当然知道这些,只是这样真的太残酷了。”

“雅纪……”二宮和也看着相叶雅纪有些湿润的眼眸,轻轻握了一下相叶雅纪的手。

“因为我们就是生在这个美丽而又残酷的世界,面对这样的世界,我们只能坚强地生存着。”大野智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

终于2.5星的拍摄结束,杀青后,松本润看到樱井翔接了个电话后,就匆匆离开了,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背影,突然有一种再也触摸不到对方的感觉,抑制住想要冲上去抱住对方的冲动,松本润转过身走向自己的车,坐到车里,松本润趴在方向盘上,放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握住心口,松本润闭上眼睛,明明说好了不再流泪,明明下定了决心放手,可是看到樱井翔奔向别人的背影,还是舍不得,呐,翔君,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松本润讨厌这样的自己,优柔寡断,不像平时的自己。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不知不觉已经松本润和樱井翔分开一个月了,这期间除了相同的行程外,两人没有在私下见面或是联系,樱井翔忙于应付未婚妻和准备婚礼,而松本润则是用尽各种方法让自己释然,及时空闲时间想到对方,两人也像是说好了一般,没有去拨打那个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这种长时间培养出的可怕的默契使他们即使不见面也了解对方的想法明白对方想要什么。

 

樱井翔站在所谓的新家的院子里,抬起头,阳光照射在眼里,刺眼的疼痛使樱井翔反射性闭上眼睛,用右手遮住太阳,樱井翔眯起眼睛看着太阳,旁边树上的蝉不知疲倦地叫着,空气中的热流穿过皮肤,太阳也是这么的耀眼,一切的一切表示现在正是炎热的夏天,但是樱井翔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热度,对于未来身边没有松本润,樱井翔感觉到从所未有的恐惧,婚期越来越近,樱井翔却越来越害怕,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向家人争取一次,和松本润在一起的机会。

在陷入沉思时,樱井翔被手机的铃声拉回现实,是母亲的名字,樱井翔滑了一下屏幕。

“もしもし。”

“小翔啊,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抱歉,刚刚在想事情,有什么事么?”

“你现在能来家里一趟么?”

“有什么事么?”

“是的,有些事要跟你说。”

“哦,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樱井翔挂了手机后立刻拿起钥匙离开未来的新家。一般母亲有什么事会在电话里说清楚,如果有要见面说的事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樱井翔也不敢怠慢,立刻赶去。

 

“ただいま……”打开家门,樱井翔没有换鞋愣在了原地,“润……”

“啊,小翔你终于来了啊,赶快换鞋,愣在那里做什么!”樱井翔的母亲走到樱井翔面前催促着樱井翔。

“啊,哦。”樱井翔机械地换着谢,之后走到松本润旁边坐下,“润,呃,松润,你怎么回来?”

松本润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伯母让我过来的。”

听到松本润的话樱井翔转过头疑惑地看着自己母亲。

“好了,现在人齐了可以说正事了。”

“え?什么事要叫松润来啊?”樱井翔想了一下,他和松本润已经和当初约定的一样做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首先,小翔啊,松田小姐已经取消了你们的婚约。”

听到这话樱井翔瞬间轻松了许多,但是又立刻紧张起来了,会不会因为自己做得不够好,松田小姐有意见,母亲或许觉得是因为松本润的关系,之后让他和松本润永远不要见对方吧?

“小翔不要紧张,松田小姐说,他不在乎未婚夫喜不喜欢自己,如果双方都没有心爱的人,那么喜欢可以再婚后培养的,但是在和小翔接触的期间,她不认为和一个心中已经满满装满了另一个人的人在未来可以培养出什么感情,松田小姐不想断送未来的幸福所以决定取消婚约。”

“母亲……我……”果然是因为自己心中还有松本润,樱井翔不敢转头看松本润,不知为何,现在他害怕看到那双明亮的眼睛。

“听我说完。”樱井翔的母亲看着这样紧张担心的儿子苦笑,这样的儿子自己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前这个叫松本润的孩子真的对自己的儿子来说非常重要啊,“小翔,我现在问你,你是不是还爱着松本君?”

樱井翔抬起头,坚定地看着母亲,“是的,我爱着润。”

“那你为什么会答应结婚?”

“这是当初我爱着的人们和我们的约定,我自然要遵守,我和润有很幸福的在一起的时光就已经很感激了,所以,我可以答应结婚,和一个女子过一辈子,但是,母亲请原谅我没有办法再去爱别人,这辈子我只爱松本润一个人。”

一直没有说话的松本润转过头看向樱井翔,看着樱井翔的侧脸,坚定的眼神,松本润笑了,转过头看着眼前面容有些憔悴的妇人,“伯母,虽然很抱歉,但我还是要说,就算未来我们都结婚生子了,我也是一辈子只爱樱井翔一个人。”

“润……”樱井翔下意识地握住松本润的手,之后感觉到对方指尖的力度,原本摇摆不定的心立刻恢复平静。

樱井翔的母亲看着眼前这对相视而笑的人,突然释然,多久没有看到自家儿子这么幸福的笑容了,“真拿你们没办法,如果这婚礼要继续办下去的话,女主角换成润君吧。”

“え?!!!”×2

“等等!母亲(伯母)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樱井翔和松本润不淡定了。

“我说,我同意,哦,不,是樱井家全体成员以及松本家全体成员希望樱井翔和松本润共度一生。”樱井翔的母亲笑了,第一次见到自家儿子这幅摸样,哈哈哈,真好笑,自家老公工作没有看到真的可惜啊。

“这么说…...润,我们不用分手了!”樱井翔猛地抱住松本润,“太好了太好了!”

“嗯,太好了。”松本润吸了吸鼻子,怎么办,要流眼泪了。

“不过,为什么会说松本家全体成员?母亲你做了什么?”兴奋过后樱井翔的头脑君终于回家了。

“松田小姐昨天找过我后我就去见了润君的家人,我们对于你们的事彻底研究了一下,一致认为自家儿子的幸福最重要,这么多年过去你们的爱情有增无减,我们想了一下多了个儿子其实也还是不错的,于是就发生了现在的情况。”樱井翔的母亲看着自己儿子双眼中隐忍的泪水和感动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这么做是最正确的。

“妈,谢谢您!”樱井翔站起身对着母亲深深鞠躬。

“伯母,谢谢您!”松本润跟着樱井翔一起做着相同的动作。

“好了好了,这么客气做什么,说到底多得到个什么都会做的儿子是我赚了。”樱井翔母亲擦了擦眼泪,看到自己儿子幸福才是最好的这种事为什么才发现啊。

 

最近ARASHI的大野智、相叶雅纪、二宮和也经历了一个大幅度的情绪起落,原因就是因为ARASHI的另外两位成员,樱井翔与松本润。先是心疼再是感慨,之后此刻,‘啪嚓’大野智的钓鱼杂志掉在了地上,‘哗啦’相叶雅纪的咖啡杯掉在了地上,‘咚’二宮和也新买的PSV掉在了地上,“纳尼?!!!”×3

“我说,我和松本润又在一起了,这一次我们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樱井翔毫不在意前面的有些奇怪的声响。

“哦……那么真的是苦尽甘来,恭喜啊!”大野智捡起了钓鱼杂志继续观看,快看大野智手上冒出的青筋以及已经扭曲的杂志,把我的一个月期间的心疼还给我!

“啊啊!我的咖啡!啊啊!衣服!这次的服装多少钱啊!又要花钱买走了!”相叶雅纪欲哭无泪,“啊,翔君,松润,真的恭·喜·啊!”啊,没看错吧,相叶雅纪竟然开始黑化了?!

“我新买的psv!”二宮和也瞪着面前幸福的笑着丝毫没有在意周边情况的两人,“那真的太好了,恭喜你们啊,顺便作为白白担心你们的费用,新买个psv给我,相关游戏我会给你个列表的。”

“没问题。”

只见二宮和也语气轻松,一气呵成,樱井翔下意识地答应,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东西。

 

某年某月某日,在瑞典的某个小镇,两位长相英俊的亚洲男子举行了一场温馨的结婚典礼。

                                                      

                                                      END

                                                    2014年7月25日

评论
热度(15)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