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脑洞开多大都没关系(短篇楼)

这是个短文楼,先把码过的放上来,剩下的为了方便GNS看,我会更一篇或者几篇单开一篇文字放出来

===================================

                    短篇

 

其实很久之前就想盖个短文楼了,这次的糖让我下定决心开这个了,有了灵感不想写长的话就会放在这里。

 

 

真的是关于某条wb的脑洞,我到现在睡觉都会笑醒,上班想起来也会笑醒,不管真假,能让我甜甜也够了www

 

一:只要幸福就好

 

拿了几罐啤酒放在篮子里,路过饮料区,松本润犹豫了一下,随手拿了一罐饮料放进篮子里,‘嗯,翔君开车不可以喝酒。’在走到收银台前把帽子拉低,之后结账。走出超市,松本润快速走到停在车市门口的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把饮料打开,松本润喝了几口,递给身旁的人,“给。”

“嗯,谢谢。”樱井翔接过饮料,一口把剩下的饮料喝完。

两人动作很自然,丝毫看不出有不和谐之处,看起来像是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樱井翔看了眼塑料袋,“只买了几罐啤酒?”

“嗯,你不是说想喝酒嘛。”

“本来以为你会再买点夜宵的。”

“本来半夜喝酒就容易长胖,再加上夜宵,过不了几天你又双下巴了。”

“可是没有吃的只喝酒没意思嘛。”

“翔君和我一起喝酒会感到没意思?”

“没,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樱井翔冒冷汗,“咳,我们快走吧,被发现了可不好了。”说着,樱井翔赶紧踩油门。

“嗯。”松本润低下头隐藏住自己的笑意。

 

樱井翔和松本润正在去松本润所住的公寓,自从两人交往后,一放假,樱井翔和松本润就回去对方公寓短住,这次去松本润的公寓,下次就会去樱井翔的公寓,这样轮流着来,也不易被邻居怀疑。

 

车里刚好放着嵐的出道曲,随着音乐松本润陷入与樱井翔的回忆中。

初见,松本润对樱井翔的印象停留在‘比其他前辈个子矮的前辈’中,后来相处下来,松本润渐渐对樱井翔崇拜起来,面对樱井翔的宠溺,松本润享受着,也开始渐渐依赖樱井翔。樱井翔说什么,松本润都觉得是对的,也会听樱井翔的话,去上高中也是因为樱井翔让他去上的。后来有新jr来的时候,面对这么多崇拜樱井翔的后辈,还是包子的松本润也是既开心又生气,那时还是很直率的松本润跟樱井翔说了自己的心情,樱井翔只是很宠你地摸了摸松本润的头,没有做任何表态,本来对樱井翔的反应很不满的松本润听到二宮和也说‘樱井翔也就只对你这么宠溺啊,看,对其他后辈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后,蹦蹦跳跳去找樱井翔了。此后,松本润更加粘着樱井翔,按照二宮和也的话来说,‘真的是粘樱井翔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后来,作为岚出道,刚开始,松本润和樱井翔的关系还是如往常一样,松本润问樱井翔为什么会同意出道,樱井翔回答‘因为嵐的成员里面有润啊’,这句话让松本润开心了许久。

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渐渐远离对方,松本润不再是往常那个软软的爱跟在樱井翔后面的小孩,而樱井翔也收起了暴露在外的锋芒,越来越圆滑成熟,松本润与樱井翔在那几年,工作中还是有默契,会聊天,私下偶尔一会见一面,但是嵐的另外三位成员明显感觉到松本润与樱井翔之间隔着很厚的一堵墙,松本润听说大野智、二宮和也与相叶雅纪为此不知开了多少作战会议,后来在大野智的带领下,三人一点点拉近松本润与樱井翔,终于,在樱井翔主动的靠近下,墙开始塌陷,并且在某天夜里,樱井翔在松本润公寓里成功告白,想起樱井翔告白的场面,松本润忍不住笑了出来。

“润?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翔?”松本润思绪被拉回现实,看了眼周围,自家公寓的地下停车场,“到了么?”

“嗯,很早就到了,只不过看润在很认真地想东西,就过了一会儿才叫你。”樱井翔解开安全带,之后慢慢靠近松本润,“刚刚润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啦,”松本润往后靠,“别离这么近啦。”

“啪嗒”安全带解开的声音,“不靠这么近怎么解开安全带嘛。”

“我自己会弄啦,你,你还不快坐好。”松本润被樱井翔盯着发慌。

“我想知道润在想什么,笑容这么幸福。”说着樱井翔贴上了松本润的嘴唇。

“唔……”松本润使劲推开樱井翔,“别闹,被发现就不好了。”

“那你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在想以前的事情啦,”松本润别过脸,“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完,松本润打开车门下车。

“哦?原来小润的笑容是因为我啊,好开心啊。”樱井翔那好装着啤酒的袋子,锁车,跟上松本润的脚步。

松本润没有回答,走进电梯,等樱井翔进来后,按上自家楼层的数字。看着数字从负数变为正数一点一点地往上升,松本润突然出声,“十五年了啊。”

“是啊,嵐,十五年了。”自然知道松本润在表达什么,樱井翔也跟着应和。

 

“ただいま。”打开公寓门,松本润一如既往对着黑暗的屋子自言自语。

“那我也,ただいま!”樱井翔换着鞋跟在松本润后面。

“喂,这又不是你家,说这个做什么。”

“润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啊。”

……松本润不知道回答什么,只知道现在自己的心砰砰直跳,“哦……把酒先放进冰箱吧,我去放水,洗完澡再喝酒。”

“はい!”看着松本润快步走向浴室的背影,樱井翔笑了,果然小润害羞的话好可爱。

洗完澡,松本润打开电视看早已录好的多拉马等樱井翔出来。

“润,看什么呢?”樱井翔穿好睡衣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上户桑的新多拉马,好像叫昼颜什么什么的,在看最后一集。”松本润按下了暂停转过头,刚好看到还没扣上扣子,露在外面的樱井翔的腹肌,“咳,你快去吹头发啦,然后喝酒。”

“はい,现在就去。”

等樱井翔吹完头发,就发现松本润有些闷闷不乐地抱着抱枕坐在地毯上,走上前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发,“怎么了?突然不高兴了?”

“虽然是外遇,我也知道绝对不没有好结果啊,但是看到不能在一起的结局还是有些郁闷啊。”

樱井翔笑了笑,把啤酒拿到桌子上,坐到松本润身边,打开一罐啤酒给松本润,“没办法啊,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残酷,所以我们在一起了就要更加珍惜,喝酒吧,心情会很快好起来的。”

“哦。”结果樱井翔递来的啤酒,松本润大口地喝着,“哇,果然喝酒就是爽啊,谢谢翔君,好多了!”

看着松本润的笑容,樱井翔也笑了,“润啊,我突然想起那天我在同样的地方,借着红酒的酒劲给你告白,那天决定告白真的太好了!”

“是啊,能和翔君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那时,会突然主动接近松本润,努力跟松本润搭话也是樱井翔因为大野智一句“不告白你就到老后悔去吧‘而想通了,既然爱着对方,那就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努力让对方喜欢上自己不就行了。于是,樱井翔开始慢慢接近松本润,不能回到以前的话就让他们再次亲密起来。渐渐地,樱井翔发现他和松本润有很大的进展,就算两人独处尴尬的气氛也不常出现,经常开玩笑,甚至私下里一起出去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受到鼓舞的樱井翔终于于某天晚上借口去松本润的公寓,抱着松本润可能会永远不理他的危险,借酒壮胆告白。本以为会被拒绝的樱井翔,却被松本润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先是不知道松本润在说什么,之后看到对方眼里充满泪水,再之后以为把松本润吓到的樱井翔准备起身出去的瞬间,松本润猛地抱住樱井翔,接下来樱井翔听到的是有生以来最令他感动及兴奋地话语‘我等翔君这句话好多年了,终于等到了,太好了”。之后……在那晚,樱井翔与松本润做了些不可告人做的事。

 

“哇!翔君,我们说些别的吧,往下说就……”松本润突然害羞起来。

“嗯?”看着松本润微红的脸颊,樱井翔明白了,笑了笑,“话说润最近长肉了哦,腹肌也没了。”

“我没有翔君这么厉害啦,坚持锻炼什么的。”

“难道不是因为采访时我说喜欢有些胖的人,于是润就故意松懈锻炼?”

“才没有啦!想什么呢!”松本润才不要承认前段时间收拾家里的杂志,看到樱井翔以前的采访才故意不锻炼的。

“我当然想润啊。”樱井翔放下啤酒,靠近松本润,“我们做那天晚上做的事吧?”

“哪天晚上?什么事?”愣了一会儿,松本润突然反应过来,“え?你跟谁学的可以用这么色的语气和表情说出这种话啊。”不过松本润没有拒绝,把啤酒放到一旁,攀上樱井翔的肩膀。

“我的润也是对这种事的发展应对的越来越熟练了啊。”

“哦?是么?”

接下来,混乱中松本润把电视关掉后,跟着樱井翔的动作动(fan)了(yun)起(fu)来(yu)。

 

尾声:

那晚……

樱井翔告白成功后,和松本润面对面坐着,一直盯着松本润看,松本润反倒被盯着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缘由,樱井翔吻上了松本润,松本润想开口说话时,樱井翔的舌趁虚而入,而松本润也只能轻轻地回应,一吻过后,樱井翔看着喘着气的松本润,“为什么润在拍戏时吻技这么好,在这里就不行了?”

松本润低下头,老实回答,“因为人不一样嘛,面对喜欢的人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润,今晚可以么?”

“嗯。”

 

在进入的瞬间,樱井翔在松本润的耳边低语“润你知不知道,我多少次是想象着这个画面解决的,今天终于成为了现实,真的是太好了。”

松本润看了眼樱井翔,之后别过脸,小声低语,“我也是……”

樱井翔自然是听到了松本润的回答,于是后果就是,更加地卖力汪汪。

 

                                                    End

                                                  2014.10.04

二:

就是突然想起一个小段子
 关于求婚
 樱井翔:松本润,死后埋入樱井家的幕吧,请和我结婚!
 松本润:不要。
 樱井翔:!!!!为什么!(不会小润要和我分手吧!)
 松本润:我要你死后埋入松本家的坟墓。
 樱井翔(安心):好啊好啊,这么说小润你答应了?!!!
 松本润(害羞):嘛......如果埋入松本家的话,嗯,我同意。
 樱井翔冲过去抱住害羞中的松本润。
 ↑↑樱井翔忽略了一个问题,松本润是因为害羞而傲娇了呢,还是仅仅在纠结死后埋入哪个墓↑↑
 当然,樱井翔也不在乎这些,当下,松本润答应结婚才是最重要的。
     end

2014.01.28

 

翔君31(×)33岁生日快乐!!!

大泽公X小动爽太,当然,设定我改了一下,大泽公并未结婚,而巧克力润我没有看完(其实就看了一集放弃了←果然是不喜欢看爱情剧啊,少女漫啥的完全无感),只是看了一下度娘百科。于是就假设小动爽太暗恋的是大泽公,之后,竹中桑在大使阁下和巧克力润演的人物结合在一起,嗯,就是爽太的父亲小动诚的职业是大泽公以前工作的酒店的法国料理的总料理长。(但是小动诚的人物崩了就无视吧!)

好了,基本设定就是这样。

三:sweet

 

 

在法国修行6年,小动爽太终于回国了。刚回国小动爽太就决定开家店,名字都已经想好了「ショコラ・ヴィ」,这可是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想出来的名字!

“呦西!着这样就好了!明天可以开业了!”小动爽太换好私服,看了眼对面的酒店,在那里工作的,有他一直暗恋的人,把店选在这里也是为了今后能和他的距离更进一步。

“love so sweet……”手机铃声响了,小动爽太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他的父亲,“もしもし。”

“爽太啊,你那边弄好了么?”

“好了,明天可以按时开业。”

“正好我这边也快要结束了,你带点巧克力过来,让我们尝尝。”

“はい,はい,知道了。”挂上电话,小动爽太把今天试做的巧克力装好,把店关上,向对面的酒店走去。

“我来了!”推开门,小动爽太看着有些凌乱的厨房,以及几个正在收拾厨房的年轻厨师,看起来今天这里很忙的样子。

“爽太,来了啊,把巧克力放这把,啊,我记得你和大泽君认识吧?”小动诚把大泽公推到了小动爽太面前,“你们先叙叙旧,我这边收拾完给他们发放巧克力就行了。”

“哦。”小动爽太耸耸肩,看着有些为难的大泽公笑笑,“那个,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大泽公也只好跟着笑笑,其实大泽公是有些尴尬的,毕竟他自认为和小动爽太不熟,5年前为了更好的做出味道更棒的法国料理,大泽公曾为了学习巧克力的做法去法国修行了几个月,恰巧是和小动爽太一个地方,但是大泽公记得那时小动爽太对自己各种不爽,所以回国后大泽公也渐渐忘记了这个人,现在突然要他俩独处,有些尴尬啊。

“听父亲说你现在是副料理长,好厉害啊。”小动爽太明显感觉到对面的人散发出一股‘我和你不熟’的气场,嘛,貌似那几个月自己对他真的很不客气。

“啊,谢谢,也没什么。只是……”大泽公想起了今天同料理长得争论。

“只是什么?”

“没什么,听料理长说你开了间店,看来你是出师了,不然你师父怎么会让你开店。”大泽公觉得这些烦恼还没必要和不熟的人讲。

“啊,嘛……”小动爽太揉了揉头发,“勉强合格。”

“爽太啊,你和大泽君先回去吧,我这还要弄一会儿。”小动诚努力当助攻。

“可是,料理长不走,我怎么可以先走啊。”大泽公不知道今天料理长怎么了,一向严厉地料理长竟然让他先走。

“反正你在这也没你的事,我记得你租住的公寓里爽太租的公寓很近,爽太刚回来,我不是很放心,你们一起回去吧。”小动诚在心底吐槽自己,好烂的理由,什么不放心,小动爽太都是大人了,有什么不放心的,而且前几天小动爽太也是一个人回公寓的。

小动爽太认真观察着大泽公的表情,自家父亲真的不会说谎啊!

“啊,哦。”不知道料理长在想什么。大泽公没有拆穿小动诚,背上背包,“那我先走了。”

还好大泽公没有什么表情,小动爽太松了口气,离开前看了自己父亲一眼,什么烂理由!

“小动君,你为什么不和你家人一起住啊?”总觉得有些尴尬,大泽公努力找话题。

“没什么,就是觉得长大了应该一个人住了。”总不能说为了离你近些所以特地搬来的吧!不过如果大泽公知道自己为了他搬到离他家很近的一栋楼会怎样?会不会……

↓以下是小动爽太脑洞的画面↓

“没想到爽太你这么在乎我!”大泽公一脸感动。

“其实我一直都很在乎你,在法国的时候就是因为害羞才对你这么不好的。”

“啊,没事,我知道那只是你傲娇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我,请和我交往吧!”

“嗯!我也喜欢你!”

“爽太!”

“公……”

闭上眼睛,kiss……

↑脑洞结束↑

“小动桑,你怎么了?发什么呆?”

“啊,没事没事。”小动爽太笑笑,“啊,那边的秋千,你陪我坐会儿好么?”赶紧转移注意力,这真的不是幻想的时候。

“嗯。”

坐上秋千,小动爽太看着一脸‘我有心事’的大泽公,“大泽君在烦恼什么吧?”

“え?”大泽公很惊讶,看着小动爽太,“你怎么知道?”

“都写在脸上了。你还真的是一如既往地不会藏心事啊。”

“是么……”大泽公笑笑没有继续说话。

“不介意的话,要不要给我说说?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呢。”

看着小动爽太的笑容,不知为何,大泽公觉得同眼前的人说的话,一定会解决的。苦笑着说:“我啊,其实很不满意现在的状况,这种分业制度的厨房,真的不是我理想的境界,我想要注视着每一位客人做出料理,让每一位客人满意,对料理长说了后,就被狠狠的骂了一顿啊。”

“我理解啊,我也是希望每一位吃到我做的巧克力的人能露出幸福的笑容。”

“所以,这个。”

“嗯?”小动爽太接过大泽公递过来的宣传单,“大使阁下的料理人?你想应聘这个?”

“有些犹豫吧……我想去找我希望的东西。”

“不是很好么?”小动爽太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如果想就去试试如何?比起在这里充满着疑惑工作,不如去看看那里有些有你想要找的东西。”虽然,我不想让你走,明明,我才刚和你重逢。小动爽太在心里默默说着。

“小动君!”大泽公眼睛充满了欣喜,“谢谢你!我还在想这样做对不对,你这么说,我觉得我必须要去!”

“嗯!还有,别叫我小动君,叫我爽太吧,这样亲切些。”

“那,你也叫我公吧,这样就一样了。”

“はい。”

“那我明天去面试。”

“给你这个。”从包里拿出特地为大泽公做的巧克力,“预祝你面试成功!”

“谢谢。”大泽公把巧克力收进包里,“那么明天面试前我就吃下它,吃下就能感到幸福的巧克力,一定会给我带来好运!”

“嗯……”看着大泽公的笑容,小动爽太红了脸,低下头,啊,这么耀眼的笑容,以及刚刚递过巧克力时不小心碰到对方手指的触感,手还在微微发热,心,跳得好快。

 

 

“爽太,我成功了!”

“公,恭喜你!”

“那为了给我庆祝,接下来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好,没问题!”

“我面试前就决定好了,成功的话就对你告白,爽太,请和我交往吧!”

“公……”突如其来的惊喜另小动爽太流下感动的眼泪,“好,我答应。”

“爽太……”

“公……”小动爽太闭上眼睛。

“chu……”小动爽太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摆设,以及放在自己嘴上的手,原来,刚刚的是梦啊……好失落,是真的多好。

 

不出意料,大泽公面试成功,被派到越南的大使馆工作。在大泽公离开前,只有短短的一个月可以呆在日本的时间,之后就要去大使馆工作,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小动爽太曾多次想要告白,却被大泽公那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眼神打消了告白的念头,就算再急,现在也不是时机,今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就完了。所以,在送大泽公坐上飞机那天,小动爽太也是尽力扮演好‘朋友’这个角色,约定常联系后,看着大泽公离开的背影,小动爽太有种再也抓不住的哀伤。

大泽公去越南的第一天,小动爽太失神一天,晚上接到对方完全到达的视频电话才安心入睡。

大泽公去越南的第二天,小动爽太重复播放着大泽公昨晚在通话中偷偷录下的视频才压制住想念。

大泽公去越南一个月,小动爽太生活基本恢复正常,只是偶尔顾客反映从巧克力中尝出了不同以往的苦涩的味道。

大泽公去越南半年,小动爽太的巧克力终于恢复以往的味道,只是小动爽太明白,自己的心里缺了些什么。

大泽公去越南一年,快到越南的春节,大泽公终于可以放假回来,小动爽太被顾客反映最近的笑容比以前好看多了,小动爽太回以更大的笑容,嗯,才不告诉你们他要回来了。

一年,再次见到大泽公,小动爽太发现大泽公瘦了,但是更加英俊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可以另小动爽太沉醉其中的笑容,嗯,多给他喂些巧克力,养肥了再送走。

“爽太,今晚给你准备了我在大使馆做的一些菜,快去洗手吃饭。”

“はい!”

现在是在大泽公的公寓,大泽公说好久不见,今晚让小动爽太尝尝他给大使做的菜,于是把小动爽太叫到了他的公寓。

“啊,这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甜品!我一直想尝尝的!啊啊,还有这道你自创的越南+日本的料理,我一直很好奇味道啊!好多我一直想吃的啊!”小动爽太和大泽公经常打视频电话,聊聊近况,所以小动爽太算是对大泽公的状况了如指掌,当然也包括那个暗恋大泽公的越南助手,现在想起那个日越混血的助手,小动爽太就气得牙痒痒。

“你说你很想吃这些,于是我都记下来了,今天全部给你做出来了。”大泽公宠溺的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小动爽太,“别急,慢点吃,都给你留着呢。”

“太好次了!”

“噗!”小动爽太嘴鼓鼓的,大泽公想起小动诚给自己看过的小动爽太的小时候的照片,现在真的是还原的包子脸啊,好可爱!

“爽太啊。”大泽公有些紧张,握住双手,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

“嗯?”只顾着享受美食的小动爽太并没有在意大泽公的异常。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大泽公紧张的看着小动爽太,屏住呼吸,希望别吓到对方。

“嗯……え?!!!!!!!”小动爽太惊讶的嘴里的饭没咽下去,“咳咳咳咳……”

“啊,我吓到你了吧,喝水喝水!”大泽公连忙递上水。

喝一口水,小动爽太平复下心情,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疼!”

“你这是做什么?”大泽公想自己不会把对方吓傻了吧?

“不是幻想啊……”小动爽太小声嘀咕,抬起头问大泽公,“你是认真的?”

“是,认真的,我在越南想了一年,实在等不了了,已经决定了,回来后就像你表白!”其实大泽公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小动爽太的,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很长,但是真正了解这个人,真正作为朋友相处的时间也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原本以为对小动爽太只是友情,没想到到达越南后,他就越来越想眼前这个做事有些笨笨的,努力帮他解决心结的人,以及,非常想念这人做的巧克力的味道,大概是喜欢吧?喜欢吧?是的,我喜欢他!一个月的时间,大泽公理清了对小动爽太的感情,此后,每天都很期待晚上的视频电话。

“那你可别后悔和我交往,我可是要赖定你了,抓到手里的东西,我可是不会放手的!”这剧台词小动爽太想象了千万遍对大泽公说出的情景,没想到今天就实现了。

“我当然也不会让你有机会放手的!”大泽公移到小动爽太身边,吻了下对方的嘴角,“沾到东西了哦。”

“啊,嗯。”小动爽太现在觉得自己的脸真的烫死了。

 

 

短短两周的相处时间,对于刚成为恋人的大泽公和小动爽太来说,时间真的是太短了,再次送大泽公离开,小动爽太一直处于低气压状态。

“好了啦,爽太,别不高兴了。”大泽公揉了揉小动爽太的头发。

“可是这样一来只能在明年这时候见到你了。”小动爽太眨着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子。

大泽公笑笑,亲了下小动爽太撅着的嘴,“大不了我们多通几次视频电话嘛,好了啦,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如果假期长的话我会回来的。”

“嗯……”在机场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突然被吻,小动爽太当然有些害羞,不过,原本因为要和大泽公分别的不舍的心情因为一个吻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大泽公突然抱住小动爽太,“怎么办,这么可爱的爽太我都舍不得离开了呢,真想打包把你带过去。”

“公……”下巴靠在大泽公的(溜)肩上,小动爽太明白,不舍的不只是他一个人,“好了啦,反正又不是永远都不见,你在越南不许勾搭小姑娘,更不许勾搭男的,有空就要给我视频通话。”

“嗯!我当然不会随便勾搭别人啦。”大泽公保证,“还有,爽太这么可爱的表情一定不要被别人看到,不然吸引一大堆小动爽太追随者,我可是受不了。”

“はい,はい。”

 

“乘坐飞往越南的飞机×××号的乘客请抓紧登机……”

 

“啊,时间要到了。”大泽公看了看手表,果然快到起飞的时间了。

“快去吧!”小动爽太捏了捏大泽公握住自己的手。

“嗯!下飞机联系你。”

“知道啦,再见!”

“嗯!拜!”

 

与上次不同,这次看着大泽公离开的背影,小动爽太心底充满着满满的甜蜜,虽然,还是有些不舍,但是那些不安早已消失,小动爽太知道,这个人已经被他牢牢抓在手里,再也不会放手了。

 

“公啊,你去越南已经2年了吧,感觉怎样?”

“我想找的东西好像还没找到,大使没有一次夸奖我做的料理好吃。”大泽公叹气。

“那个,我知道这时候说这个不合适,但是父亲给我说了,所以我想姑且给你说一下。”小动爽太抿了抿嘴。

“什么事?”

“父亲要开个二号店,于是想请你去做料理长。”

“え?料理长么?”大泽公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和自己观念不和的人。

“嗯,父亲会这么做,我想他是相信你的实力吧,况且……”我也不想这样一直和你两地分居,后面的话小动爽太没有说出来,但是他知道,大泽公一定知道他想说什么。

“抱歉,爽太,让我考虑一下好么?”

“嗯。”考虑么?小动爽太想想,那应该是不行了,那么,就该他行动了。

 

大泽公会突然回日本,小动爽太是很惊讶,但是听说是因为工作,小动爽太也就没有多问,虽然大泽公白天会很忙,但是这意外的重逢,小动爽太还是蛮享受的。

“在查什么?”刚吃完早饭,大泽公就打开电脑查找着什么,看着紧皱着眉头的大泽公,小动爽太想试试自己可不可以给给什么意见。

“关于越南的闵书记的事,听说他很尊敬越南的胡志明主席,于是我在查胡志明的资料,看看有什么突破口。”

“え~?你还要做这些工作么?”

“那当然,大使阁下的料理人可是和一般的料理人不太一样哦。”

看着大泽公闪闪发光的眼神,小动爽太明白了什么,看来大泽公已经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了,那么父亲那边就必须要拒绝了。

“那公你加油哦,我去开店了,晚上给你带特制巧克力。”

“嗯!”

 

当大使请大泽公继续帮助他的时候,大泽公第一时间想起了小动爽太,虽然对小动爽太有些愧疚,但是大泽公还是答应了,好不容易找到的东西,怎么能轻易地放弃,大泽公知道,小动爽太一定会明白他的。

在回去找小动爽太之前,大泽公先去找小动诚,拒绝了厨师长的邀请。

“我就知道,其实爽太早就帮你拒绝了。”

“え?”

“爽太说,你已经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也希望你可以一直做你想做的事,于是就先帮你拒绝了,我这儿子还真的很了解你啊。”

“爽太他……”大泽公笑了笑,“我现在去找爽太。”

“去吧去吧。”小动诚叹了口气,对大泽公又记上一笔:‘把儿子拐走了’。

 

本来想去「ショコラ・ヴィ」找爽太,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不营业,难道今天休息?于是大泽公急急忙忙跑回他和爽太住的公寓,其实在确立关系后不久,大泽公就让爽太搬到他那里去了,这样省钱,自己也不必每隔段时间让爽太帮自己打扫房间了。

“爽太,你……”刚进门的大泽公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大大的行李箱,“这是……”

“啊,公你这么快回来了?我本来还想明早再给你这个惊喜呢!”小动爽太把第二个行李箱拖到门口。

“你要搬走?”

“是啊。”

“为什么?!!!”

“别激动,我前两天已经得到大使那边的允许,给你做助手了。”

“え?”这转折太快了,大泽公有点转不过来,“那「ショコラ・ヴィ」怎么办?”

“前段时间刚办好的手续,卖掉了。”

“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么?”

“梦想已经实现过了啊,而且又不是说做你的助手就不能做巧克力了。”小动爽太挑眉。

“可是我有了一个助手了啊。”

“啊,是那个【你认为除了她没有人能胜任助手的混血女人】么?”小动爽太特地加重了语气,“我觉得我比她好啊,巧克力不必说了,因为你和父亲,我在法国期间也顺便学了一些法国料理,母亲以前是开日式料理店的,所以我也会一些日式料理,当然,意大利面啥的我也会一些,我想这些给你做个助手足够了吧,总比你的那个【你认为除了她没有人能胜任助手的混血女人】强多了吧。”

大泽公想起自己曾经无意间说的话,“啊......你怎么知道的?”

“哦?难道你觉得我不可以知道这件事?你和那女的有什么?”小动爽太挑了挑眉毛。

“不是,我就是在想原来你在越南还有眼线。”

“没有啦,是上次你来之前古田无意间告诉我的。”小动爽太噘嘴。

“吃醋了?”大泽公有些好笑。

“废话。”小动爽太白眼,这人真是的。

“好了啦,我是觉得可能永远不能见到她了,于是表扬她一下嘛。”吻了吻小动爽太的唇,“好了,不生气了。”

“我没生气啦,总之今后你的助手就是我了!”

“はい,はい,知道啦。”揉了揉小动爽太的头发,嗯,这感觉,好幸福。

 

于是,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小动爽太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超不爽,不过,看在很自觉和自己十指相扣的大泽公的面子上,还是不计较了,哼,眼馋去吧,这个人可是我的所有物。

 

“呐,爽太。”

“嗯?”

“什么时候我们到哪个可以同性结婚的国家,我们先名义上把我们绑在一起,之后再办场或许不盛大但是足够羡煞旁人的婚礼吧。”

“嗯,好的。”

 

                                                            End

                                                          20150127

 

评论
热度(13)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