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旅行(翔润)【全文未完】一_五

这个也是缓更中的缓更,总之不会坑,我会证明我没忘记这篇的!

此文根据霓虹的(?)一个game改编,但是游戏的剧情我也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有看到文并且玩过这个游戏能知道我这篇码的什么游戏的GN请告诉我是什么游戏,我还想再玩一遍!!!(这绝对不是在求game!这绝对不是在求game!这绝对不是在求game!←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

 


 

啊……为什么头会突然的这么疼?全身无力,想要捂住头却悲伤地发现双手像是提了千斤重的东西一般抬不起来,眼前的道路越来越模糊,眼前的行人一瞬间变得好多,耳边车的鸣笛声特别清楚,身旁好像有人对自己说着什么,努力竖起耳朵想要听清对方的话,却什么也听不见,无视身旁的人,艰难地抬起腿向前走着,啊,怎么世界越来越灰暗,明明现在才是早上8点多,抬起头寻找太阳,太阳并不像以往那么耀眼,相反如同眼前的世界版越来越黑暗,感觉身体渐渐向前倾斜,爬在地上,眼前慢慢陷入黑暗,世界末日到了么?

“樱井先生,樱井先生,醒一醒。”

陌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谁在叫我?眼睛好累,但是好像又不得不醒来,樱井翔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世界是一片白色,转过头,好像有个人在看着自己,但是却看不清对方的样貌,眯起眼睛,视线终于慢慢清晰,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微卷的男人正一脸关心地看着自己,思绪还没有回来,理不清思路,樱井翔只能张开有些干涩的嘴,身体有些疲倦,用尽最大的力气问眼前的人,“这是哪里?你是谁?”

“这里是国立医院,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大野智。”对方对自己微笑着,但是樱井翔却感觉这个微笑有些冰冷。

“医院?我怎么会在这里?”樱井翔皱起眉头。

“你昏倒在路边,是被恰巧经过你身边的人送到医院的,你已经昏睡两天了。”

“两天?”樱井翔努力回想自己晕倒前的记忆,好像那时自己感到头疼,之后眼前一片模糊,后来就没有记忆了,想必那时就昏倒了吧,“我想起来了,当时我感到头疼,之后视线越来越模糊,后来就……”

“看来你是想起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全身无力,头还是有些疼。”樱井翔皱了下眉头,“大野医生,请问我是这是得了什么病?”

大野愣了一下,随即换上职业性的微笑,“现在还在检查中,等结果出来我们会通知你的家人的,一会儿我叫护士给你拿些药环节疼痛。”

樱井翔没有说话,直愣愣的看着大野智,樱井翔知道,对方是在说谎,看起来自己的病一定是很严重,一般情况下医生不会不告诉病人的。

被樱井翔得有些慌,大野智轻咳一声,“我现在把你的家人叫来,我还要去查房,有什么事通知护士找我就行。”从医这么多年,大野智第一次遇到好像会把自己看透的病人,逃似的离开了病房。

看着大野智离开的背影,樱井翔盯着天花板,人生,要完了么?好像还有好多事想做啊。

“翔君!”

“哥!”

正当樱井翔陷入自己的思绪的时候,母亲、父亲还有弟弟妹妹已经占到自己身边,转过头示意樱井修把自己扶起来,樱井舞急忙给樱井翔身后塞了个枕头,坐在床上,樱井翔看着自己的家人,“怎么都来了,有没有什么大事。”

“啊.......”

看着母亲有些筹措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樱井翔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但是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樱井翔故意装作没发现的样子,满脸疑问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咳,我们听见你在路上昏倒的消息就急急忙忙赶来了,你还一直不醒来,当然很担心啊,等你醒来了我才安心。”不愧是常年在外面经历各种事件的人,樱井父亲一句话把局面扭转回来。

“是啊!哥,你也真是的!突然昏倒,还两天不醒来,我们都快担心死了!”樱井舞接着父亲的话往下说。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樱井翔心里满是歉意,“对了,医生说我的病怎么样?”

樱井翔话音一落,本来轻松许多的氛围又再次僵硬起来,樱井翔看着家人们即伤心有为难的表情,樱井翔的心一落千丈,果然......

“那个,医生说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哥哥你工作太劳累了才会这样!”最先反应过来的樱井修急忙化解局面。

“也是,我能有什么大病!”樱井翔故意装作原来如此的样子,看到家人们放松的表情,樱井翔只能在心里苦笑。“既然没有什么大事,你们就先回去吧,估计等检查结果出来了看我没什么事就可以回家了!”

“啊......我今晚在这里陪你吧!”樱井母亲不舍得身患重病的儿子一人在医院。

“我又不是小孩子啦!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大病,你们回家吧!妈妈你留下来明天早上爸爸和小舞小修吃什么?回去吧!这里有医生护士,放心啦!”

“但是......”

“不要但是了!快走吧!我累了,想休息了!”摆摆手,之后给樱井舞一个眼神,让她拉母亲回家。

虽然很担心樱井翔,但是樱井母亲又怕流露出太多的感情会让樱井翔起疑心,只能任由樱井舞拉着自己走向门口。

从渐渐关上的门缝中看到了回头看自己的母亲眼泪闪烁的泪光,樱井翔终于坚持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捂住嘴,不要呜咽的声音流出,就算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也能从医生和家人的反应中猜出一些端倪,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孝顺父母,就要离开他们了么?

“噔噔噔。”

响起敲门的声音,樱井翔想到是给自己送药的护士,用手擦着眼泪,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请进。”声音听起来比刚醒来时更加沙哑。

门被推开,果然是一位护士端着水喝药进来,“樱井先生,这是今晚和明早的药,我给你分成两个盒子装好了,请记得明天早上7点准时吃药。”

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那我出去了,有什么事按下床头的按钮会有护士会立刻过来的。”

“嗯,谢谢!”

护士摇了摇头后走出房间,轻轻关上门。

樱井翔打开一个盒子,看着里面有几颗白色的药粒和两颗红色的胶囊以及几颗红色的药粒,有些嘲笑地笑了笑,这是骗谁呢?缓解疼痛的药哪能吃这么多,明明是制或者缓解某种病的药啊!轻哼一声,樱井翔一口吞下了药,在咽下去前皱了邹眉头,这是什么药,怎么会这么苦?

吃完药,没有事做,没有力气下床,又不困,床边有自己去上班时带的手帐和自己会随身携带的一本书,打开手帐,樱井翔看到最后记录的内容是开会的事项,“现在也不需要了吧!”拿起笔,在下一页记着接下来自己想要去做的事。要给母亲和父亲买些礼物,之后做饭什么的,虽然手艺烂但是还是做一顿吧!之后小舞一直想要的裙子,作为哥哥要尽力为妹妹做些事啊,还有小修,都上大学了,不知道他需要什么?对了,好像自己都没有好好谈过一场恋爱啊!今后也不会了吧,真的好遗憾!啊,好困,先睡吧,明天再想。

这晚,樱井翔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死后,母亲、父亲还有小舞小修在自己遗像前痛哭,母亲甚至哭晕了过去。

     

      

 

接来下一周,通过各种药物与点滴的帮助,樱井翔已经可以自由走路,身体也不再感到沉重,看着外面阳光明媚,换上进医院时的衣服,出去逛逛吧,顺便看看买点什么孝敬下父母。

慢悠悠的走在街上,看着身边匆匆走过的上班族,一周前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啊,想想有些失落,本来在自己手上的项目也都给别人做了吧?嘛,不想这些了,真的是好久没有这么悠闲好好地呼吸外面的空气了!现在可不是感伤的时候,好好享受剩下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

路过服装店,看到小舞一直想要的裙子,樱井翔走了进去。

“先生,请问您想买点什么?”

“唔,有件事想请你帮下忙可以么?”

“请问是什么事?”

“我想把那件裙子买下来,之后还有和这件裙子搭的帽子与鞋子也要,但是我不可以现在就带回家,我可不可以先付好钱,之后存你这里,我想要不了多久会有一位小姐过来取。”樱井翔说出了自己的请求,真的是有点勉强店员了。

“这样啊……”女店员低头想了一下,“那让我先请示下店长可以么?”

“嗯,拜托了!”

“先生,这位是我们的店长,我把您的要求告诉店长了,具体的请您跟店长商讨吧。”

“嗯,谢谢。”

“先生,您好,我是这里的店长北川景子。”

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嗯,您好,我叫樱井翔。”

“樱井先生是吧?您的要求我知道了,我们愿意为您保管,但是如果因为某些意外您的东西丢了我们店不能负责的。”

“嗯,没问题。真的麻烦你了!”

“也没什么麻烦的,我们这里经常有许多男士为了给女友惊喜做这种事呢!”北川景子捋了捋头发笑着说,“恕我冒昧,不知道您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会让您这样如此帅气的男士这么用心呢?”

“哈哈, 别笑我了,我哪里帅气了!我还没交过女朋友呢,是给我妹妹啦!”被陌生人夸奖,虽然高兴,但是樱井翔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那您真的是位好哥哥呢!像您这么帅气的人没谈过恋爱真的是不可思议。”

“也没有啦,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樱井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脑勺,“啊,我要走了,刷卡可以么?”

“嗯,可以,这边请。”

“那麻烦你了。”

离开服装店,樱井翔在商场里逛了逛,又为父母定了个按摩椅,之后看了几套家具,追被把家里那些陈旧的家具换一换,没想到自己勤奋工作这么多年,钱真的是赚了好多,做了这么多事也仅仅是花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积蓄。想想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钱也没什么用了,就好好挥霍吧!

路过旅行社时,樱井翔停下脚步,自己是看不到小修毕业了吧?那就在今年夏天提前为小修准备一个毕业旅行吧!这样想着,于是打电话拜托了大学时的好友横山裕,不理会对方好麻烦好麻烦的抱怨,硬是让对方帮忙在夏天时订一张来往夏威夷的机票,之后樱井翔给横山裕邮寄一张银行卡,银行卡里有着自己为弟弟准备的旅行费用,让他在夏天时把这带有银行卡的信封交给自己的弟弟,虽然很想拒绝这种麻烦事,但是被樱井翔从未有过的严肃的语气吓到的横山裕只能答应一定会做到的。夏威夷,那里是自己第一次单人旅行去的地方,也让小修去感受一下那时自己单人旅行时看到的风景吧!

在外面逛了一天的樱井翔回到了医院,刚推开病房门,就被一脸担心的母亲吓到,“妈,你怎么来了?”

“在家里没事,就过来看你了。你去哪里了?下午我来时没有看到你真的担心死我了,还好护士说你有告知过才离开的,我真的怕你……”说到这樱井翔的母亲不敢说下去了,去寻死,这种话说出来,自己的聪明的儿子绝对会起疑心的。

“怕我什么?”

“没什么,快来,给你带的饭都要凉了,快吃吧!”

可以无视掉母亲的异样,樱井翔怕继续询问下去,自己还没崩溃母亲就先崩溃了。“啊,好久没有吃妈妈做的菜了!真的好想念妈妈的做的饭的味道啊!我开动了!”

“那就多吃点吧!我做了很多!”看着自己的儿子笑容满面吃饭的样子,樱井翔的母亲渐渐湿了眼眶,自己真的要失去这么好的儿子了么?转过身,偷偷擦去自己的眼泪。

送走了母亲,樱井翔松了口气,把早上的发票夹在手帐里,写好让家人一定要去取的留言,合上手帐,樱井翔捏了捏鼻梁,自从生病后自己是睡得越来越早了啊,现在才刚过9点,就已经困了,关上放在一边的笔记本电脑,睡觉吧。

 

樱井翔做了一个梦,不同于患病以来那些黑暗的梦,这次的梦境有着一种“见到梦中情人”感觉的梦,梦里自己站在阳光下,前面是一片大海,身后是茂盛的森林,海边站着一个少年,鬼使神差般,一向对陌生人不会好奇的樱井翔,身体竟然不收思想控制,私自走上前想要看清那少年的面貌,却在离对方十米远的地方停住脚步,想要继续往前走,但是却怎么也也抬不起脚,樱井翔只能对眼前的少年说,“你是谁?我现在走不动了,你可以靠近我么?”

少年转过身,樱井翔眯起眼,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样貌,唯一看清的是那双明亮的那眼睛,樱井翔看到少年摇了摇头,“我们这么近已经是极限了,我叫……”

海浪声掩盖了少年的话语,樱井翔没有听见少年的名字,“什么?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刚刚海浪太大我没听见!”

眼前的少年摇了摇头,“机会就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

樱井翔不能理解对方的答非所问,“什么意思,你说明白点!”

少年没有理会樱井翔,向远方的森林走去,“我就在离你很近的地方,快来找我。”

“你在哪里?说清楚我才能去找你!”樱井翔抬起脚想要去追逐少年远去的身影,却怎么跑也最不上少年,樱井翔只能无力的跪在地上,眼前的世界继续变成黑色,“喂,你别走啊!”

“别走!”樱井翔坐起身子,看了看眼前熟悉的白色,“刚刚的是梦啊!”

想起少年那明亮的眼眸,樱井翔抓住心口,想要掩盖住心中的那份悸动,“\这个太过于真实的梦是好是坏呢?”苦笑一下,离开病床,拉开窗帘,“唔,已经是早上了啊!”

伸了个懒腰,樱井翔摇了摇头,“嘛,不去想了,现在要乐观,乐观!”但是思想不受自己控制,梦中少年那好看的眼睛已经印在自己的心里,没想到从未没谈过恋爱、被外人称作精英、现在病成这样的樱井翔,第一次爱上别人,竟然是爱上了从没有见过、不知道姓名年龄,仅仅是在梦中见过的人啊,而且还是比自己小许多的少年!真的是可笑啊!嘲笑了下自己,樱井翔转身去洗漱。

樱井翔没有看见的,在窗外小花园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那个人正洋溢着温柔的笑容看着小孩们的打闹,那人拥有着和樱井翔梦中的人一样明亮的眼睛。

 

“松本君,该回去了。”

“嗯。”

 

窗外,小孩们还在嬉戏,而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在病房内呆着太过无趣,樱井翔想着去花园里晒晒太阳,穿上外套,樱井翔离开病房向电梯走去。在电梯附近的椅子上坐了个人,那人背对着樱井翔,哼着樱井翔不知道的歌曲,那个瘦弱的身躯深深吸引了樱井翔,樱井翔慢慢走上前,站在那人身后,“那个……”

那个人慢慢转过头,“什么事?”

看到对方的样貌,樱井翔愣住了,那双眼睛,真的好像,和梦里的那个人好像!不,应该说,这双眼睛就是属于梦中的那个少年的!难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少年?但是眼前的人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啊?怎么会是那个少年!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松本润皱了皱眉头,这人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先找自己的,但是现在却像是见到鬼的表情什么也不说,难道自己长得很难看?不会啊,明明新来的护士都会被自己迷倒的说。

“啊,抱歉,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叫樱井翔,最近刚来这里,我在前面25号病房。”樱井翔友好的笑着伸出了手。

这人好奇怪,这么想着松本润也伸出手握住了对方的手,“我叫松本润,来了多久我也忘了,不过看来现在我们是同病相怜了。”

“え?为什么这么说?”

松本润一副‘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你坐下来,我们慢慢聊。”

“哦。”樱井翔坐到松本润身边,仔细观察着对方,长长的睫毛,眼睛轮廓有些浓厚,清澈的眼睛中闪烁着无奈,笔挺的鼻梁,微厚的嘴唇,已经白的有些病态的肤色,真的好像以前陪小修玩的game中的那个过分的好看却患有绝症的主人公。

“喂!你不要这么看我!”

“哦,抱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樱井翔急忙道歉,但是对方微怒的表情真的是有那么点可爱。

松本润皱着眉头,真的是奇怪的溜肩君,自己这么好心地给对方讲述这里的情况,这个人却总是做些奇怪的举动,“虽然标注着12A,但是你一定知道这一层是整栋病房的13层。”

“嗯。”想起电梯里12的上面的12A,樱井翔点了点头,“这不过是因为一些迷信,所以才会这么弄的吧。”

“虽说是这样,但是在这间医院,所谓的12A与12B,都是得了绝症治不好等死的病人住的地方。”

“え?!”樱井翔瞪大眼睛。

“我第一次听说时也很惊讶。13层,也就是12A,是留给我们这些虽然得了绝症但是还能自由行走的病人,而14层,所谓的12B,是留给患有了绝症需要各种器材支持的病人。总之,会住在这两层的人,就是现在的科学没有办法治疗,注定要等死的人。”

樱井翔点了点投诉,接受了这个事实,樱井翔更加好奇另外一件事,“原来是这样,那松本君,你说你不知道在来这里多久,虽然有点唐突,你可以跟我分享你的故事么?”

“哦?我们才刚认识啊,我怎么会跟一个刚认识的人分享我的事呢?”松本润笑了笑,自己会打破以往的习惯跟这个刚认识的人说这么多话已经是奇迹了,那些事,怎么会告诉这么个刚认识又如此奇怪的人呢?

“我们不是第一次认识哦。”樱井翔故作神秘地笑着。

“え?”这次换松本润惊讶了。

“在梦里,我在梦中见过你一次。虽然不是那么的肯定,但是我相信,我梦中遇见的是少年时候的你。”

看着樱井翔的笑容,松本润抿了抿嘴,“你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呢!”

“哦,是么?那么也许我快要死了才会突然转性变得很奇怪吧。”

“噗。”松本润被樱井翔逗笑了,“我服了你了,那我说完我的故事,那你也要告诉你的。”

“好啊,如果你不嫌弃我的故事平淡无奇的话。”

“我啊,在小学入学那年得了一种奇怪的病,那时主治医生说我有30%的机会痊愈,于是我暂时告别了快乐的学生生活,开始了漫长的治疗过程,只是,没有想到,一年又一年地过去,我的病一直没有治好过,后来,在12岁那年,我住在了这里,再也回不到那个充满欢笑的学校了。那时看着母亲悲伤的眼睛,姐姐抱着我痛哭,父亲湿润的眼眶,我明白了,或许我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我能做的只有努力扯起笑容安慰着家人。”

看着松本润渐渐握紧的双手,樱井翔轻轻抚上松本润的手,想要让松本润放松。

感受到从樱井翔掌心传来的温度,不可思议的,松本润感到自己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感激的对樱井翔笑笑,继续说,“刚开始母亲天天来看我,后来渐渐地一周来一次,再后来一个月来一次,再后来三个月来一次,我每天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母亲的到来。有一天,母亲挺着大肚子来了,母亲告诉我她怀孕了,她的肚子里面是我的弟弟,那时的我感到世界在渐渐崩塌,看着母亲幸福的笑容,我只能咽下抱怨的话语,对着母亲说恭喜。后来弟弟出生了,我去8楼看到弟弟那可爱的脸庞,我拜托母亲和父亲让我为弟弟起名,看到母亲有些为难的表情,像是怀着对我的歉意答应了,我的弟弟叫慎,很好的名字吧,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呢!算算,现在啊已经18岁了呢,比我小十岁的弟弟,和我长得真的很像。前两天弟弟来看我了,或许上天是派弟弟来帮我孝顺父母、疼爱姐姐的吧?这样想着,我真的好开心。”

看着松本润的笑容,樱井翔隐隐约约知道了或许松本润是放下了,那些不甘、怨念、不舍,现在满怀的是对家人的祝福吧。

“呐,我可以叫你翔君么?”

“いいよ,作为交换,我要叫你润。”

“いいよ,完全没问题。”松本润握紧了樱井翔原本抚在自己受伤的手,“翔君,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些故事的人哦。”

“是么?好荣幸啊。”

“真的好奇怪,我竟然会对你这么个第一次见到的人说这么多事。”

“是么?润啊,或许,你是积累了太多,想要找个发泄的人,正好我出现了。”

松本润摇了摇头,“不是哦,我对翔君有种奇怪的感觉呢!或许正如翔君所说,我们在梦中相见过。”

“嗯,那么我们就是在梦中相见过。”

“那翔君告诉我你的事吧!”

“はい。”樱井翔不自觉握紧了松本润的手,“我是在去上班的途中昏倒的,醒来后就来到这里了,家人骗我我只是因为过度疲劳而昏倒,但是看着那么多的药以及家人那掩藏不知的悲伤的眼神,我当然知道我一定是患了什么不得了的病,而且命不久矣啊。后来我就拿着这么多年的存款为家人置办点东西,如果现在再不做,估计今后就没有机会了吧。”

“翔君有弟弟妹妹或者哥哥姐姐么?”

“有哦,不过只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哇!翔君是大哥啊!好厉害!”

“有什么好厉害的。”樱井翔轻笑,真不知这个人脑袋里装的什么。

“那翔君给我讲讲你上学还有公司里的事吧!”

“いいよ。我啊……”樱井翔把自己在学校的趣事,曾经的叛逆期,以及进入社会的各种艰难,后来步入佳境成为公司最年轻的经理,都告诉了松本润。看着松本润眨都不眨眼睛,仔细听自己讲这些事,时不时冒出‘翔君好厉害。’这类话,樱井翔忍不住想要亲吻那个苍白里透着丝丝红润的嘴唇,实际上樱井翔也这么做了,世界仿佛停止了,樱井翔看着松本润瞪大的眼睛,笑了笑,并没有深入,在松本润脸变得越来越红时离开了松本润的嘴唇,“傻瓜,不知道呼吸么?”

“我……我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嘛!”松本润红着脸低下了头。

“那个,虽然很突然,润,可以跟我交往么?”樱井翔闭上眼睛不敢看松本润的表情,等待着宣判。

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长,正当樱井翔想要放弃时,松本润的声音响起了,

“いいよ。”

樱井翔兴奋地睁开眼,“太棒了!”保护了松本润,“我好怕吓到你,我以为你会回绝呢!毕竟才刚认识的人。”

松本润头靠在樱井翔的溜肩上摇了摇头,“不会哦,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恋爱,但是我可以肯定,我对翔君这种奇怪的感觉是爱哦,所以,有机会在一起一定要抓住。”

“润,谢谢你!”樱井翔不禁湿了眼眶。

松本润伸出手,紧紧回抱了樱井翔。

 

“樱井翔,今年30岁,请多指教。”

“松本润,今年28岁,请多指教。”

之后相视而笑。感谢上天,让我们在生命的尽头相遇,让在黑暗中徘徊的我们找到了光明的出口。

 

 

和松本润交往看似不可理喻但是却在情理之中,如果是曾经的樱井翔,面对喜欢的人绝对会用好久的时间纠结彼此之间的感情和未来后才去告白,但是如今的樱井翔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并不多,也没有时间去纠结那些有的没的,面对喜欢的人樱井翔也只是遵从本能亲吻、告白,所幸松本润并没有被吓跑,而是接受了樱井翔,樱井翔想或许松本润的想法是和自己一样吧,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樱井翔和松本润已经交往一周了,日子很平凡的度过,每天早上接受了医生的固定检查后,两人就在医院到处溜达,心情好了会去天台晒晒太阳,明明做着的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两人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快乐。樱井翔想起在和松本润交往的第二天,他就把松本润拉到来看望的家人面前,笑着告诉家人,樱井翔和松本润正在交往,还好家人没有反对,还很喜爱乖巧的松本润,樱井翔自然知道一贯传统的父母是因为他的病才没有反对他和松本润,樱井翔依然感谢家人的认同与祝福。同天下午,松本润把樱井翔介绍给了他的家人,松本润的家人很快接受了樱井翔,看着松本润的家人欣慰地眼神,樱井翔想或许患了这种病也很不错吧,至少面对喜欢的人会坦然,家人也会很快接受他们的关系,这或许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呐,翔君不想知道你得了很么病么?”松本润掰着樱井翔的手指。

樱井翔愣了一下,没想到松本润会问这个问题,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想知道,只是家人和大野医生都不愿意告诉我,不过来到这里我也清楚我或许活不长了。”

“翔君,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你知道你得了什么病你会信我么?”

樱井翔抽出被松本润把玩的右手轻轻拍了拍松本润软软的头毛,“只要是润说的话我都信。”

“那翔君你跟我来,现在这个时间大野医生绝对是一个人在办公室。”说着松本润抓住樱井翔的右手起身想离开坐着的地方。

“润,慢点跑,一会儿被护士发现会挨骂的!”

“不会的,这时候大家都去吃饭了,所以不会有人看到的!”

看着松本润一脸‘这里的事我了如指掌’的表情樱井翔笑了笑握紧松本润的手。

一路跑到大野智办公室门口,松本润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敲了敲门,“智君,在么?”

“はい!”大野智打开了门,看了眼面颊微红额头微微冒汗的松本润以及松本润身旁的樱井翔和他们紧握的双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润啊,你明知道这个时间我一定会在办公室看杂志,问我在不在不就多此一举么?啊,我知道了,虽然平常的松本润直接推门进来,但是因为今天在恋人面前所以要矜持点?”

看着大野智故意装作恍然大悟的表情,松本润真想一巴掌拍过去,在心底努力却说自己要冷静,现在不是时候,就算拍也是问完翔君的事再加倍的拍过去。装作可怜的样子,“我后悔平常总是欺负智君了,现在被抓到把柄遭到报应了吧!唔……翔君!”

抱住扑进自己怀里的松本润,樱井翔满脸黑线,他发誓,刚刚在松本润扑进自己怀里的一瞬间他清楚地看到了松本润上扬的嘴角!

“啊啊啊!小润别哭!我错了!我今后任你欺负,再也不欺负你了!你别哭啊!”一直把松本润当做弟弟疼的大野智自然忘记了松本润小恶魔的本性,慌忙地安慰松本润了。

“那今后智君什么事都答应我,什么都告诉我,不许有隐瞒!”呦西,还差一步就成功了!

“好好,我答应你,小润啊,别哭了。”

“我就知道智君最好了!”说着松本润脱离樱井翔的怀抱毫不避讳地紧紧抱住大野智。

看到此情此景的樱井翔只能感叹原来自家恋人小恶魔的本性已经出神入化了,想起刚刚看到的松本润那得逞的笑容,樱井翔叹了口气,还是宠溺地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发,毕竟松本润这么做也是为了他。

“说吧,小润要问我什么事?”已经清楚明白自己上当了的大野智坐在椅子上叹气,祸从口出啊祸从口出。

“那我就直说了,我和翔君都想知道他得了什么病。”

“这个……”大野智为难地挠了挠头发,“我不能说啊,我答应过樱井君的家人要保密的。”

“可是……”

松本润刚想说些什么,樱井翔拉住了松本润的手示意松本润由他来说。

“大野医生,我得了什么病我认为我有权知道,而且我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我不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请大野医生告诉我!家人那边我会去说服的!拜托了!”樱井翔起身对着大野智深深鞠躬。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坚定的眼神,又看了看松本润摆脱的目光,叹了口气,“算了,我是败给你们了,樱井君请坐好,我给你说吧。”

“你得的是xxxxxxx”

“智君,这是和我一样的?!”松本润惊讶地瞪大眼睛。

“是的,樱井君和你患的是同一种病。”

“这不是只有在儿童身上才会发作的病么?!”松本润不解

“一般这种病只会在儿童时期发病,我想樱井君就是例外吧,或许是体内的哪个细胞出的事,又或者是脑内的什么地方突变,本来这种病在世界上也只有十几起病例,或许是因为至今发现的患者都是儿童才会说是儿童身上才会患的病,毕竟患病率太低了。”

“那我还能活多久?”樱井翔问出一直以来最关心的问题。

大野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初治疗小润的时候,他的主治医生说过小润活不过16岁,现在小润已经28岁。世界上也有患了这种病后第二天就死了的情况,按照现有的资料,我猜测这病就是个定时炸弹,当再次犯了的时候说不定就……”

“那现在都没有治疗方法么?”樱井翔低着头咬着嘴唇。

“翔君……”松本润握紧樱井翔的手,希望能让对方稍微放松些。

“没有,现如今只有暂时压制住这种病的药。”

感受到从松本润手心传来的温暖,樱井翔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就是天天早上吃的那一大推药?”

“是的。”

“这样啊,心情轻松多了!果然心里不能藏着疑问,会别的喘不过气的!大野医生谢谢你!”

看着樱井翔轻松的笑容,大野智愣了,“难道你不沉重或者难过么?”按照以往被宣判不治之症的经验,大野智都做好樱井翔会发狂的准备了。

樱井翔摇了摇头,“我本来就猜到自己或许得了绝症,我想知道的只是自己得了什么病症,免得自己临死都有遗憾罢了。在这里这么久我也想了许多,现在最重要的是珍惜和小润在一起的时间。”说着握紧了松本润的手。

“翔君……”

“润……”

对视对视再对视

“停!要腻歪出去腻歪!我要看我的钓鱼杂志了!”大野智快被恶心吐了。

“智君你就是嫉妒!今晚你的他就来接你了,回家和你的恋人好好甜蜜不会来就行了。”松本润笑的有些阴险,让你刚刚调戏我。

“喂!小润啊,我怕了你好了吧!快出去吧!午休要结束了!”大野智把松本润和樱井翔“请”出了办公室。

离开大野智办公室,樱井翔和松本润在休息区坐着。

“那个,小润啊。”

“嗯?”

“大野医生很黑是吧?“

“嗯,因为最近几年迷上了钓鱼,所以从白面包变成了黑面包。”

樱井翔脑内了下白色的大野智,嘛,不同于现在的黑色大叔,好像看起来会是很粉嫩的王子型帅哥?樱井翔想起自己年少时用了一个暑假晒得黝黑的自己,这是‘论肤色的重要性’?咳,现在要问的不是这个,“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大野医生脸红了?”

“你没有看错,每次提起他的恋人,再黑都掩饰不住大野智的脸红。”

“没想到大野医生还这么容易害羞。”

“智君意外地纯洁。”

“真想知道大野医生恋人是什么样的人,能制服看起来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大野医生。”

“是个很好的人哦!超级温柔!”

“哦?真想见见。”

“今天晚上他来接智君,我们要不要来个巧遇?”

樱井翔好像看到了松本润脑袋上的两个小恶魔尖角,在心底为大野智点了个小小的蜡烛,抱歉了大野医生,比起你,宠小润才是最重要的,“好主意。”

“那真期待今晚啊!”大野智我说过要加倍奉还那一定要做到,调戏人,谁不会啊!

正在看杂志的大野智打了个冷颤,是不是空调调的太低了?

于是当晚上在自家恋人车前看到松本润与樱井翔正和自家恋人聊得正欢时,大野智终于知道中午的那个冷颤是什么意思了。

 

 

眼前一片白色,这里是哪里?樱井翔观察着四周,除了白色什么也没有,润,润呢?“小润,小润!”樱井翔大喊着,可是得到的却是自己的回音。

“翔君,我在这里。”

“润?”樱井翔环顾着四周,但还是一片白色,什么也没有,“润,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

“翔君,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管,往前跑……”

松本润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樱井翔还是清楚地听到了松本润的话,于是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向着前方跑去。

“润,可以了么?”一直跑一直跑,好想跑了很久,樱井翔喘着气,很累,却听不到松本润的回应。

“好了,翔君可以停下来了。”

松本润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樱井翔感觉松本润好像就在自己的身边。

“可以睁开眼睛了么?”

“嗯,睁开吧。”

慢慢睁开眼睛,樱井翔看到了一片草原,远处的天空和草地连接在一起,但是现在的樱井翔对于眼前的美景并不在意,一心想要找到松本润,“润,你在哪里?”

“我在你身旁啊。”

转过身,樱井翔看到了松本润的笑脸,张开手臂紧紧抱住松本润,“润……”

“翔君,别抱这么紧,快要不能呼吸了。”

“哦,抱歉。”樱井翔急忙放开松本润,改为握住松本润的手。

“翔君,转过身看你后面。”

“嗯?”虽然很疑惑,但是樱井翔还是乖乖地转过身,“润,这里是……”

眼前是碧蓝的大海,而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沙滩上,微凉的海风拂过脸颊,樱井翔有些沉迷于大海之中,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松本润的手。

“大海哦,我最想去的地方。”

“润……”

 

“翔君,翔君!”

“唔……”樱井翔有些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人,被从美梦中吵醒的怨念一扫而光,“润。”

“真是的,该吃晚饭了,你都在天台睡一下午了。”

“啊?”樱井翔想起吃完午饭他就和松本润一起上天台晒太阳,之后自己说要睡一会儿,就枕在松本润的腿上睡着了,“那润一下午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坐着?”

“嗯。”

“润应该叫醒我嘛,让润一个人这么呆一下午多么的孤单。”

松本润摇了摇头,“一点也不孤单啊,有翔君在嘛。而且……”而且可以欣赏翔君的睡颜,这么安静的翔君松本润当然要好好地欣赏一番,之后保存下来。

“而且什么?”

“没什么啦。”松本润有些红了脸,果然还是没办法坦诚地说这些令人害羞的话,“翔君做了什么美梦?我可是叫了翔君好长时间才把你叫醒。”

直觉告诉樱井翔松本润那个而且之后绝对有下文,“不告诉你。”

“え~告诉我嘛。”

“那小润告诉我而且之后是什么,我就告诉你我梦见了什么。”

“翔君好狡猾。”松本润嘟着嘴,完全被勾起了好奇心,松本润纠结着要不要告诉樱井翔那句话,真是的,才交往没多久自己怎么被他吃得死死的。

“好吧,我告诉你,翔君,耳朵过来。”

“嗯。”满意地笑了笑,樱井翔把脸贴了过去。

松本润的唇一张一合,时不时碰到樱井翔的耳朵,吐出的气息环绕在樱井翔的耳边,弄得樱井翔心里麻麻的,好想吻住松本润,樱井翔这么想着,实际上,在听完松本润那句令他满意的话后,樱井翔左手拦住松本润的腰,右手抚上松本润的头发,不顾松本润的不解,吻上对方的唇。

“翔君,那你梦见了什么?”

“不告诉你。”

“喂!不要这样,我都给你说了!”

“我也没说什么时候告诉你啊!让我想想吧。”

“狡猾!”

 

最近一直在阴天,终于太阳出来,晴空万里,樱井翔和松本润又跑到了天台晒太阳。

“唔…..好舒服!阴天没办法晒天阳,翔君的身体都发霉了。”松本润装作很嫌弃的样子闻了闻樱井翔的袖子。

樱井翔任由松本润这么做,笑了笑,宠溺地揉了揉松本润柔软的头发。嗯,心情真好。

看着一如既往漂浮的云,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

“呐,翔君,我可以任性下么?“

“什么?润君说吧,不论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想离开医院,利用剩下的时间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え?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我不想到死都在医院里,我想去山里,想去海边,想去好多好多地方,做很多很多的事,在死之前我想去尽量做这些。在遇到翔君之前,我曾经放弃了这个梦想,想着就这么在医院呆着直到死去,但是遇到翔君后,我不想就这么等死,我想和翔君一起做这些事。”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表情,樱井翔只是温柔地笑着,松本润低下了头,“我是不是很任性,如果翔君不同意……”

“一点都不任性啊,我只是在想那天我做的那个梦,或许就是小润的心愿传达到我这里导致的吧。”

“梦?”

“嗯,梦。那天在天台我做的那个梦,我梦见小润带我去了草原,去看了大海,梦里小润的笑容真的好美。”

“好厉害!我的想法竟然可以传达到翔君的梦里啊!”

樱井翔依旧宠溺地笑着,“所以啊,我的回答是,いいよ,正好这么多年工作我也有一定的存款,利用这些我们一起走吧!”

“嗯!真的太好了!翔君!我爱死你了!”说着松本润紧紧抱住樱井翔。

樱井翔深深吸着松本润身上的气息,傻瓜,不论什么要求,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更何况这是你的梦想。

“但是我们要好好计划一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药。”

“这简单,我们去找智君。”

“你确定大野森赛会帮我们?”

“嗯!只要我们说明了缘由。”

“要是他不愿意怎么办?”

松本润摇了摇头,很有自信的说:“不会的,智君他一定会支持我们的,虽然会有个纠结的过程,但是智君一定会理解并且支持的,因为智君一直都很亚萨西啊。”

樱井翔想起那天刚醒来时,看见的大野智的笑容,点了点头,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大野智真的是个好人,这点樱井翔很肯定。


评论
热度(7)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