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の记忆

arashi已经出坑,未完的文会继续更,不会弃坑,虽然会很慢。(也许会有新文,设定符合的话会写的)
五人成嵐。
关于ARASHI CP,主翔润相二,雷SA和SK。
团外吃魔王组,认真你就输了。
========================
关于其他cp文以及EITO请点击相关子站,子站链接在主站第一篇po,具体属性请点击主站。欢迎勾搭
主站:http://allwillbewell.lofter.com/

他与吸血鬼系列——在你的身边(翔润篇)二

  • 二   回忆

 

松本润和二宮和也在店的附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公寓,虽然面积算不上很大,但是他们两人住是足够了。

松本润和二宮和也向往常一样收拾完店里的东西,准备好第二天要用的材料后回到公寓,看似和往常一样聊着客人的趣事和每日限量套餐,但是松本润知道,他和二宮和也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关于那个叫樱井翔的人。

“nino,那个,那个叫樱井翔的人,我想nino也感觉到了什么吧?”回到家松本润就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

“嗯,我也刚想和你说这个,那个人不简单,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二宮和也把放在沙发上的3ds放到一边坐到松本润旁边。

“nino,还记得刚离开孤儿院时遇见的那个人么?那个人有着比我们还尖利的牙齿,刚见那个人时我的身体反应和见到樱井翔时的一样。”

“当然记得,那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并且是纯种的吸血鬼,而且,小润,我们后来才从他给你的信中知道,那人是你的父亲。”关于父亲这个人物,是松本润一直不愿提起的存在,所以二宮和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松本润的表情。

“我也是那时才知道我们两人的关系和明白了一直以来困扰我们的身体反应是因为什么。”松本润抿了抿嘴,“我们说回樱井翔,nino,我想樱井翔应该是吸血鬼。”

“并且是纯种的吸血鬼。”二宮和也捂着胸口,只有遇见纯种吸血鬼时,他们这种和人类混血的半吸血鬼才有心脏刺痛的感觉,并且碰见越高级的吸血鬼刺痛感越强。

“樱井翔应该是收敛了部分气息吧。”松本润看着窗外的月亮,“我感受不到来自他的压迫感。”

“我想也是,他应该是收敛了许多,不然像我们这种明明是半吸血鬼却不好好修行的,绝对会被他那种纯种吸血鬼的气势给压死。”在二宮和也和松本润20岁时才知道隐藏在他们身上的秘密,被告诫要好好学习咒术和控制自己的力量,并且要定期和人血,但是两人都没有遵从,勉强能控制住自己的力量后,两人就不再提升自己的能力了,二宮和也和松本润还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想打破平静。“这种方面我们还不如普通人类啊,人类根本感觉不到这些。”

“这根本是不同种族的原因吧。”松本润吐槽,“不过话说回来,nino,你说他会不会是来把我们带走接受惩罚的。”

二宮和也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小润,如果是的,我们还逃不逃?”

松本润摇了摇头,“我不想逃了,好不容易完成梦想,过着平静的生活,我不想放弃。”脑海中浮现出樱井翔吃东西时满足的笑容,“nino,我想赌一把,我赌樱井翔就算知道我们的身份也不会把我们带走,如果真的是要把我们带走,nino,我想在把我带走之前在这个房间毁灭自己。”

看着松本润的眼睛,二宮和也一阵心痛,“好,小润在哪我就在哪,到时候真的是要毁灭,我们一起。”

“nino......”松本润吸了吸鼻子,二宮和也总是这么照顾他迁就他,松本润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好自私。

“小润不要乱想,我们一直在一起,如果你不在我身边,那就真的和死没什么区别了。”二宮和也捏了捏松本润的鼻子,“爱哭鬼。”

“疼!!!!”松本润双手捂住鼻子,“nino!!!!”

“好了,不要想这么多了,快去洗澡,明天一早还要开店。”

“はい!”

洗完澡,松本润躺在床上,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二宮和也时,那个小小的白白的汉堡手握住自己的手说“松本润是么?那就是小润了,虽然比你大两个月,但我也是你的哥哥,今后我会一直保护你!”

那时因为母亲要离开自己已经哭到快要断气的松本润看着一个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小孩说着要保护自己,对方坚定的眼神让他的心突然安定下来,渐渐地改成了抽泣,“那,说好了。”

“当然!”二宮和也伸出手,“拉钩!”

“嗯!”松本润用袖子擦干眼泪,右手小指钩住了二宫和也左手小指,终于不再抽泣。

松本润的父亲和二宮和也的父亲是很好的朋友,当年两人结伴到人间玩,遇到了身为吸血鬼猎人的松本润和二宮和也的母亲,明知道吸血鬼和人类是不可以有任何关系的,但是在他们的父亲表明身份后,他们的母亲还是愿意追随他们的父亲,在松本润和二宮和也出生后,他们的父亲得知吸血鬼审判庭已经知道他们违反了原则要追杀他们,于是他们只能离开孩子和爱人走上了逃亡的道路,为了更好地隐藏,松本润和二宮和也的母亲决定分开,各自找地方居住,这些都是松本润在他的父亲留给的信中知道的,信中还写道在得知二宮和也的父亲不幸被抓到后被审判庭毁灭的消息后,松本润的父亲找到了二宮和也的母亲,告诉了她这件事,二宮和也的母亲感觉到如果再呆在二宮和也的身边,他们母子绝对会有危险,于是找到了松本润的母亲,告诉了松本润的母亲她的想法,于是二人决定跟随松本润的父亲离开,而松本润和二宮和也也被一同送往了孤儿院。

在得知这些事情后,松本润问过那个自称是他父亲的人,他和二宮和也的母亲在哪里,而那人也只是摇了摇头,留下一句‘你们还不能知道’后消失了。

“想什么呢?”

“嗯?”松本润转过头,就发现二宮和也站在浴室门口,“哇!”

“在想什么心事?也不记得锁浴室门,毛巾也没拿。”二宮和也把毛巾放在了一旁。

“在想那件事。”不要多说,松本润明白,二宮和也绝对知道他在想什么。

“哦?那件事啊?”二宮和也揉了揉松本润湿漉漉的头发,“不要多想了,传到桥头自然直,以后所有的事情我们自然而然就会知道的。”

“はい,はい!”松本润拿起毛巾擦了擦头发,“我知道,你快洗吧,我出去了。”说着松本润围上了浴巾。

等松本润走出去,二宮和也关上浴室门,脱掉了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真的白的吓人,“还真的是像吸血鬼呢。”自嘲的笑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松本润时松本润那满是泪水的眼睛,二宮和也握紧了拳头,如果樱井翔是来抓他们的,那么,不管怎样,他一定要保护松本润,即使用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同樱井翔拼个鱼死网破。

 

 


评论
热度(34)

© 明日の记忆 | Powered by LOFTER